赛车

神控天下 第456章 云小姐请自重

2019-10-12 22:23: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控天下 第456章 云小姐请自重

第456章云xiǎo姐请自重

“少主!”那名重剑门的地皇惊呼了一声。[]

可惜,无论他叫得多大声,罗霸天连着他那件高阶卫甲都被焚成灰烬了。

萧松林趁着那地皇分神之际,灵剑绽放出强大的青芒。

咻咻!

无数道青芒朝着那地皇抹杀而去。

那名地皇也是了得,及时回过身来,扬起一片蓝色水墙挡住了那些青芒。

不过用灵器轰出的能量是可能恐怖,又岂是他的属性光芒能挡得住的。

那地皇周身挂彩,一道道可怕的伤痕交错,几乎要将他分尸了。

在危急之际,那重剑门地皇拼命一搏,周身泛起强大的蓝芒,一股股水之波纹倾尽全力与那些剑招轰了过去。

与此同时,他果断掉头就逃。

他身法不错,瞬间便到了千米之外,嘴里不忘大喝“我们重剑门不会放过你们的!”。

萧松林想追上去,可是知道自己有些鞭长莫及了。

紫天宗的其他地皇也都是一副干着急,要是让重剑门的人跑了,他们紫天宗只会更快地灭亡。

然而,凌笑又怎么可能让那人逃脱呢,直接指挥着蓝色蛟龙追了过去。

一道龙吟之声,将那逃得老远的重剑门地皇震落了下来。

凌笑手中的冰火剑瞬间飞出,他大喝一声“给我去!”。

冰火剑在凌笑的意念控制之下,将那摔落下来的地皇阶的头袋斩了下来。

冰火剑散发着“嗡嗡”之声飞回到了凌笑身边。

另两名重剑门的中阶王阶已经被吓破胆了,立即对着云雄求饶道“云……云宗主,你……你们不能杀了我们啊,你这么做会挑起两宗的战争的”。

他们也是被吓坏了,他们的少门主都挂了,这仇已经结下了,还在乎多杀他们两个无关紧要的人吗?

“这可如何是好?”云雄神色苍白到了极diǎn。

他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重剑门的人谁都知道他们少门主来到紫天宗内提亲,如今罗霸天身陨,谁都会认为是紫天宗干的好事。

他们与重剑门的仇结大了!

当事人,凌笑才不管那么多,冰火剑再次疾出。

那两名中阶王阶的大好头颅在云雄面前被切割了下来。

这一幕,看得周边的人乍舌不已。

半年不见,凌笑给他们有一种君临天下,高山仰止的感觉。

这果决的杀意,让他们觉得心里凉嗖嗖的。

幸好凌笑不是他们的敌人

沐恩立即diǎn头道“当然,我和师弟情同手足,他自逐宗门,我还留下来干什么”。

“好,我问问太师父愿不愿意走”凌笑很是感动地diǎn了diǎn头説道,接着他侧脸对着萧松林叫唤道“太师傅,我们已经脱离了宗门,你要不要一起?”。

紫天宗的人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凌笑、沐恩真的做出这样的决定,似乎还真的一diǎn都没有留恋似的。

“萧老兄你可别冲动啊!”赤炎峰的上代长老急忙对着萧松林劝説道。

萧松林轻轻diǎn了diǎn头,接着对凌笑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道“你们放心出去闯闯吧,我这把老骨头就不想动处乱动了”。

眼前这个可是他的徒孙啊!

居然以一人之力将重剑门的高手斩杀殆尽,这份迫力就算是他们这些活了好几百年的老家伙都做不到的。

而他这个徒孙年仅才二十一岁而已啊!

这份能力,这份迫气,已经可以确定凌笑他日绝对能在这片大陆上大放异彩的。

这紫天宗,这西北已经困不住他这条真龙耀世了。

可他萧松林不同,他在紫天宗扎根数百年,他对这里的感情,绝不是凌笑他们可

以想像得到的,况且重剑门这次来的人全死在这了,他们紫天宗随时都会有灭宗之祸,他怎么能弃之不故呢?

“师父,您保重!”沐恩不舍地叫了一声,接着对着萧松林跪了下去,连叩了几个响头。

紫天宗的人看着要离开的凌笑等人心中很不是滋味,可是谁也抹不开面子出言挽留,必竟是他们先主张与重剑门联姻的。

“笑,我不准你走!”云梦琪从后扑到了抱住凌笑的虎腰説道。

凌笑心中一痛,他从没想过云梦琪会背叛过他,可是他亲耳听到的,又有他师伯证实,云梦琪已经答应要嫁给刚才被他杀的那个所谓的重剑门少门主了。

曾几何时,自己心中的女神像已经悄然毁灭了。

凌笑用力将云梦琪的手拨开“云xiǎo姐请自重”。

説罢,他挣开云梦琪的怀抱,走过去将吉贝欣抱在手中,朝着紫天城的方向飞了过去。

沐恩冷冷地看了一眼云梦琪也抱着沐槐追上了凌笑消失在天际之间。

云梦琪放着那消失的背影,泪水已经布满了她那张娇脸,她用尽了所有力气叫唤道“笑,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为什么不相信我!

这声音在不停的回荡着。

下一刻,云梦琪眼睛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梦琪……”云雄惊呼了一声,迅速飞了过去。

……

重剑门上门提亲的人全部被灭了,紫天宗年青一代在心里欢呼不已,而且还是他们崇拜的偶像以一人之力歼灭的,这更让他们觉得爽快不已。

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将要面临着重剑门最疯狂的报复。

紫天宗的长老们个个都是垂头丧气的,没有一个心情好的。

他们和年青人的想法不一样,他们必须要考虑全宗上下的安危。

以今日罗霸天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重剑门远比他们紫天宗可怕得多,两者之间跟本不在同一个档次。

他们有什么能力阻挡重剑门的疯狂报复呢。

在紫天宗的议事大殿之上,紫天宗的长老们分坐了下来。

好一会儿后,宗主云雄才从后门走了出来,神色极为难看,样子也变得苍老了几分,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事回过神来。

云雄坐在了首位之上,沉默了一会儿才説“诸位长老这事该怎么办?”。

诸位长老都是轻叹着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最后,赤火峰的上代长老开口道“尽量把那孩子留下来,有他在,谅重剑门也不翻不起什么风浪”。

本来以他们上太长老的身份不应该出现在议事殿中了,可是这次事关宗门生死存亡,由不得他们安心关闭了。

“师兄説得对,那孩子的蛟龙已经是六阶高阶的可怕实力,只要有他坐镇宗门无忧也”説话的是碧泉阁的上代长老,唯一的一名女地皇。

“唉,现在説这些还有用吗?那孩子一看就知道是执着的主,既然已经离开宗门了,只怕……”金桐峰的上代长老轻摇了摇头叹气道。

一时间,所有人又陷入了沉默当中。

“如果萧长老出面在的话我想这事还有转机”碧泉阁的温海燕出口道。

“没错,沐师弟最听萧长老的话,如果萧长老能让沐师弟回来,我想凌长老也会跟着回来的”金桐峰的许剑南赞同道。

其他人也纷纷出言赞同温海燕的话。

“不可能了,萧师兄没有离开,已经算对得起宗门了,他又怎么可能会叫自己的弟子回来和我们共同面对此次的灾难呢”赤炎峰的上代长老摆手打断了他们的幻想。

坐于上首的云雄居然不知道该説什么才好了。

此时,他跟本不知道之前他的决定是对还是错了。

他答应与重剑门联姻,大部分原因是为了宗门的利益着想,也有xiǎo部分是为了自己的私立,使双方达到共蠃的目的。

可是,他完本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种地步。

看到凌笑的强势归来,他心中莫名觉得苦涩了起来。

如果自己能坚持一下原则,拒绝重剑门,那么他们紫天宗现在就拥有了一头六阶高阶的护宗灵兽了,以及一名无限成长下去的年青高手,高品炼药师。

可惜,这一切都在他的始料之外,也在他女儿的始料之外。

他们不得不感慨凌笑的机缘如天,不仅困在秘境之中不死,而且还获得了别人一辈子都难以得到的机缘。

“不如我亲自去……请他们回来吧”云雄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残酷説道。

如果凌笑能回归宗门,他们还有一diǎn资本与重剑门抗衡,如果凌笑就此远离紫天宗,那么他们紫天宗只有一个灭亡的结果。

面对这样的择决,云雄觉得自己有必要放下身份去求沐槐和凌笑回来,同时也希望女儿可以和凌笑解释清楚,免得他女儿一辈子活在痛苦当中。

黑河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庆阳白斑疯医院
淄博牛皮癣医院
黑河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庆阳白癜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