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一级市场估值高企

2019-11-12 10:19: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李静颖

“安息吧,好时光!”这是2008年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大爆发前,美国红杉资本向所投资的企业发出的预警。与其有着异曲同工的则是6年后的2014年,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在《致经纬系CEO们的公开信》中同样向被投企业敲响了警钟。

有所区别的是,前者是对经济持续下行所带来的企业生存压力的担忧,后者则是期望面对目前疯狂的创投资本,提醒容易迷失方向的企业。

中国互联行业创新所带来的正面效应正在逐渐加深,再加上阿里巴巴上市带来的强烈财富效应,都让更多的人愿意掏出真金白银撒向投资界。简而言之,当下中国互联企业的迭代发展以及中国信息产业的实力都在进一步推高这波行情。

这对于眼下的中国创业者们无疑是件好事,甚至好到连他们自己都有点儿不敢相信了。鼎晖创投合伙人李牧晴自言这段时间遇到创业者时被问及最多的就是,“现在市场太热了,我们是否该在现在拿更多的钱?投资机构在未来还会投资更多的钱吗?”而投资人给到的答案无一例外是,一定、肯定以及必须。

但是,最好的时代也有可能变成最坏的时代,坏的原因在于没有人能预判这样的好日子还能延续多久。

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近日针对“后阿里时代”资本市场走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谈到,中国一些初创企业的估值最近的确有些癫狂,但半年内会有矫正。“如果你是刚刚上路的创业者,别怕被钱砸晕,能拿赶紧拿。”

按照张颖的判断,现在的热度必将转冷,但低潮何时到来,是否会在12个月内到来,尚无法准确得出结论。

一级市场估值高企

今年投资人的普遍感受是,TMT初创企业天使轮的估值等同于过往A轮的价格,甚至更高的情况已成为常态,更有创业企业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估值翻了近10倍,每轮融资之间的时间差被迅速缩短。

清科集团创始人倪正东甚至感慨道,一个项目可能上午与下午的价格都会不同,而关于“3个人公司估值500万美元,8个人的公司估值8000万美元”的段子并非个案。“最近几个月,每周都有我们之前投过的企业融到了新一轮资金,在投资界15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融资的年份。”倪正东说。

据《第一财经》了解,这场高估值的盛宴甚至让某些投资演变成拍卖了。”

投中研究院分析师李鑫认为,眼下的投资是基于急速的产品扩张和数据驱动型投资决定,这让投资一家企业的决定变得越来越快速和轻率,也使得投资人不得不冒着巨大的估值风险。

“目前存在的挑战就是投资人缺乏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快速而准确地做出决策的能力。”李鑫分析道,“一般人总倾向于在掌握更多的信息和把握后再做出决策。但这种思维模式不适用于弱肉强食的风险投资行业。在热钱快速分抢好的投资项目之时,投资人必须在令人难以置信的压力下做出快速的决定。”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计越表示,以前中国公司去海外上市,10亿美元的市值已是很高了,但最近两年中国公司去海外上市,超过10亿美元的市值已是常态。而现在一些未上市的企业也已轻松达到甚至远远超过了这个数量级,比如小米的估值已超过500亿美元了。

其实,多家尚未IPO的科技创业企业都出现了天价估值,比如卖了190亿美元的WhatsApp、融资估值180亿美元的Uber,还有Airbnb和SnapChat的估值也已达到了100亿美元。而在国内,包括途家、蘑菇街、寺库等企业在今年的单轮融资金额都已超过了1亿美元。

泡沫即将显现

在IDG资本合伙人李丰看来,中国规模大的公司数量增多从宏观来看是件好事。“因为原则上最近上市的很多公司和大家在投的很多公司跟以前最大的差别是它不再是建立在广告模式上,而是建立在交易模式上,资本市场期待这种从广告切换到交易的公司类型。”他说,“阿里巴巴至少证明了一件事,只要把各种类型的交易都放进去,大家能赚钱的规模至少可以上两个量级,因此出现了规模更大的公司。”

虽然企业体量增大,但在计越看来,在100家企业中真正能够变成伟大公司的可能只是其中的2%~5%。“最大的难题是现在还分不出谁属于这2%~5%,所以大家现在把100家公司的估值都炒高了。”

然而,这样的投资高点是否会延续?在张颖的分析中,他认为接下来二级市场先期大规模回调的可能性比较大。经过统计,他发现,标准普尔500指数在2014年已经第33次创下新高,但在不断冲击新高的繁荣背后其实存在着极大的隐患,在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成份股中,约有47%的个股相比它们过去12个月中的峰值已经有至少20%的跌幅。

这种二级市场的回调效应一旦产生,一级市场势必会产生联动反应。张颖提到,国内的VC行业在2011年有过一个短暂的高峰然后由于窗口期的问题在2012年迅速回冷,由热转冷的变化仅仅发生在几个月之内。当调整来临,原来可以融资千万美元的公司在那时砍一半、砍三分之二融资额都融不到,也会有很多融不到钱的创业公司将在短暂的黑暗中倒下。

《第一财经》与不同机构投资人的交流显示,今年活跃在一线的投资机构几乎清一色募集了新的基金,所有的投资人都表示加快了投资速度,同时进一步放大投资数额。但是,一个基金的体量、团队往往决定了其投资的案子数量和速度。张颖认为,这种盲目的乐观是非常危险的。

按照澳银资本创始合伙人熊钢的说法,现在早期投资的泡沫都集中在互联,泡沫之所以没有破是因为有资金在持续支撑,可一旦一个行业没有资金进入、纷纷撤离时就是泡沫破灭的时候,但在什么时间、什么点、由于什么原因现在不得而知。

或许就如张颖所言,市场从“贪婪”转向“恐惧”的关键节点就在弹指间。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肠道感染

总拉稀是怎么回事

腹泻用远大医药立可安效果

立可安小檗碱片有几种规格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儿童咳嗽专用药有几种

儿童咳嗽专用药有哪些

儿童咳嗽专用药怎么样

感冒咳嗽专用药

儿童咳嗽专用药有几种
儿童咳嗽专用药有哪些
儿童咳嗽专用药怎么样
感冒咳嗽专用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