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骄婿 第五十三章 心腹

2020-01-16 18:15: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骄婿 第五十三章 心腹

第五十三章

赵家不去衙门告她不是该自己躲被窝偷笑么,哪里有她这么花样找事的?宋氏不明白女儿的脑回路,只觉得傅萦做事越来越让人难以捉摸了,拿了帕子擦拭唇角,因有外男在不好太过斥责,只道:“不可胡说。”

“我哪里胡说了?那天撂下狠话信誓旦旦要致我于死地的是他们,我这儿摩拳擦掌的等了足三天,就等着瞧瞧赵家那群下三滥几时能拿出好手段来给我看看,想不到他们竟屁都不放一个,赵永他儿子胳膊不是粉碎性骨折么?难道就不想找我报仇?还是不是男人了!”

“萦萦!”宋氏差点去捂住她的嘴,“你哪里血来的满口混话!”

傅萦嘟着嘴垂首,不服气道:“本来就是嘛。”

有外男在,对方还是个那样容貌的少年人,她女儿却依旧大咧咧的,就算对美少年没有多余想法,正常少女不也该矜持点么?宋氏这会儿都不知是该高兴她没开窍还是该骂她少根筋了。

萧错先是愕然,随后就如何都掩藏不住眼中的笑意了。

这小妞太对味儿了有木有!

萧少侠开始不着痕迹的欣赏起美人来。

她穿的是一身素极淡极的浅碧色纱质袄裙,乌云长发垂落肩头和身后,葱白手指把玩着小白猫团扇垂落的淡蓝流苏,那俏皮的模样仿佛能搔进人心里去。

只长得赏心悦目也就罢了,要紧的是她的性子真是太有趣,说她粗鲁,她偏娇滴滴的叫人忍不住怜爱。说她跋扈,可她又有最善良纯真的一面。她馋嘴、务实、任性,可她也聪明、骄傲、优雅。她所有性情都不藏着掖着,真实的展露人前,不怕人品评,活的傲娇恣意。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她就像他家养的那只可爱的小灰猫,让人忍不住想抓过来摸摸头顺顺毛。

萧错在宋氏发现之前垂眸。觉得有点困扰了,难道是今日茶喝多了,怎么心脏跳的这么急,扑通扑通的像要脱腔而出似的?

傅萦自然不知萧少侠心里转了这么多想法。若不解释清楚,她担忧宋氏不会允许,在一旁圈椅坐下,慢条斯理道:

“娘,我这么做并不是要惹怒赵家。您想想。若是他们要告我怕早就动作了,也不会拖到今日,既不想告我了,也不会我撩阵一下他们就把持不住吧?如若真的想告我,那我是否命人去骂阵他们也都会动手,这根本就不影响什么。那些人也真够积黏的,就不能痛痛快快办事?”

宋氏收回心思,仔细一想的确是这么一回事,“撩阵”于大势上有助。可若是被有心人宣扬开傅萦的“暴戾”手段,将来于她的名声却是有影响的。宋氏现在在乎最多的就是女儿。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过去的事毕竟传开来不好。”

“就是要传开来啊。咱们现在将事情闹大,总比闷不吭声的好。再不济最后还落得出口气呢。”

“你这傻丫头!”见傅萦不懂她的意思,宋氏也顾不得萧错就在一旁便斥道:“宣扬开来都叫人知道了你一个姑娘家出手打人,你的名声岂不是毁了?”

傅萦一愣,随即噗嗤笑了:“娘,您将人想的太简单了。您信不信,就算我现在宰了亲祖母杀了亲祖父,再加上毁容、身残、智障,要迎我过门的人照样能排着队?”

宋氏脸上憋的通红,也不知是被刺激的还是被气的。

萧错听她说的这样直白有趣。也禁不住想笑。可是她话中的意思却让他心生怜惜。

傅萦续道:“您是因为爱惜女儿,才觉得女儿比较重要。可是在那些将爵位看的重要的人眼中,我好与不好又有什么要紧?我若好一点,也不过就是锦上添花罢了。若遇不上个有良心的人,少不得三日五日的就被丢在脖子后头。譬如前些日子大夫都说我要瘫一辈子呢,赵子海不是依旧答应将我抬过门?所以他们如何宣传,对我来说都没影响,还是坐定了大事要紧。”

娇滴滴的女孩将残酷的现实面带微笑轻描淡写的说出来,萧错觉得自己的心被拧了一下。剑眉紧锁着,不自觉的收敛了笑容。

宋氏强忍着才没落下泪来。

她一直记着廖氏训她时说的“为母则强”,女儿都看的明白透彻,她怎能因心疼她而落泪反叫孩子来哄?

“好。就依你说的做吧。你且放心,有娘在,没人能欺负到你头上来。”

“有娘在我自然有恃无恐了。”傅萦莞尔,道:“娘放心,将赵家的所作所为宣扬开后,咱们就只等看热闹罢了。”

宋氏听的糊里糊涂。

难道命人去不是单纯为了快刀斩乱麻的解决此事?

见宋氏不懂,傅萦解释道:“您想啊,我如今守制之中,不能参加那些什么花会酒会,出门都少,那些盯准了沐恩伯爵位的才俊们都扼腕不已呢。要知道这爵位有人瞧不上,可瞧得上的人也有一大把。他们想接近又没门路的当下,赵家竟不懂得公平竞争,干脆的上门来抢人,这事儿现在捂着无人知晓,赵家才平平静静的度日,如果张扬开呢?盛京城里大把的权贵,真有看不惯他这么‘呛行’的,随便来几人组个团就能灭了赵博的基业。”

卧槽,小妞阴啊!这不是明晃晃的借刀杀人么。刀把递出去,必然有不少人抢着去接呢!

萧错再看傅萦时,眼神晶亮晶亮的。

宋氏抚掌,暗道闺女简直是个天才。

“就依你,你这个鬼机灵。”宋氏食指刮了一下傅萦的鼻子。

母女二人就一同看向听了半晌的萧错。

“小哥听明白了?”傅萦问。

萧错点头。

“那你说说,明白什么了?”

“明白姑娘对我信任,想培养我做心腹。”

聪明!

“果真与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事。我的确是这样想的。”

萧错其实满心疑问。他们二人初见面时的那一幕,他相信傅萦是记得的。如此身份落差难道她对他就没有怀疑?

“姑娘,小人想请教您为何看上我来做此事,府里还有那么多人呢。要去叫骂,嗓门儿大的人大有人在。”

傅萦奇道:“那日不是你跟老太太面前表忠心,说要与你兄弟一同效忠我的吗?”

萧错……

他就不信只因为这个,可是这会儿也不好当着宋氏的面直接说出集市上的事来。

傅萦知道他可能有一定的目的和背景,对他的“使唤”不能称作为使唤。只能说是互利。摇着扇子,清风拂动她鬓角的碎发,竖起三根手指:“原因有三,其一。你功夫难得。其二,你有俩兄弟可以做你帮手。”

前两条萧错秒懂,暗道这丫头会算账,知道拿住他一个人办事,他自然会给她再找俩劳力来。

“第三是什么?”

“你长得耐看啊。”

“噗!”宋氏才喝进去的一口酸梅汤又喷了。

死丫头。满口调戏良家少男的登徒子语气是怎么来的!

萧错愕然,他生的俊,从小就被女性长辈往脸上涂口水,大些了屁股后就各种小姑娘追着跑,与他献媚过的女子多的是,他就没见过能将欣赏他容貌这种话说的这么霸气的。

果然是有意思!

为什么与她才短短接触这么一会儿,那种心里痒痒的感觉就又加剧了呢?

“好!”萧错站起身,“既然七姑娘吩咐,我就依你说的去做了。”

“如此甚好。这些日我每日给你八百钱,家里的工钱也照给你发。你只管去赵家给我骂,骂的越难听越好。最好骂的赵博那个老混蛋没脸活下去一头碰死。”

“姑娘擎好便是。若无别的吩咐,小人告退了。”

“慢着。”

“姑娘还有吩咐?”

“我只知道你叫阿错,还未请教贵姓。”

“不敢当,小人贱名上萧下错。”

傅萦玩味的笑道:“萧错,萧错,这名字不错,你身手不错,长得也不错。你既然答应了我的事,往后就是我的人了。旁人吩咐你可不要在听,我也不与你见外,不称呼你什么萧少侠,依旧叫你阿错。可好?”

娇娇软软的“阿错”叫的他心情愉悦,以前都没觉得自己名字这么好听,萧少侠自动忽略了自己又被调戏了的事实,笑道,“姑娘说什么自然是什么。小人退下了。”

“去吧。”傅萦摆摆手。

宋氏便无奈的推了她的额头:“姑娘家要矜持,以后再不可这样说话了。那毕竟是个外男。”

傅萦便只笑着点头。

萧错这厢回了外院。一进院门阿圆和阿彻就迎了上来,见他家主子脸上似都能笑成了一朵花,好奇的低声问:“主子,七姑娘找您什么事儿?”

“收拾东西,都别劈柴了。咱们出去一趟。”

“啊?”阿圆诧异的道:“咱不在傅家了?难道七姑娘舍得阿彻的菜?”

“当然不是。是七姑娘有事吩咐我去做,额外还每天给八百工钱呢。你们都跟我走,带上茶壶点心的,咱这就出门。”

“是。”阿彻没想太多,就去预备篮子了。

阿圆却是觉得无奈的很。感情七姑娘是打蛇七寸,拿住他们三个里的头目,八百工钱雇仨人啊!好账都被她算去了。(未完待续。)

ps:推荐好基友烟青色的新作《男配是女主的》:

娄筝没想到还能这么玩的。

她一古代小姑娘竟然要去混末世、星际……

这种种诡异的脑洞到底是谁开的啊,她不过是想要救她爹爹而已!

还有啊,怎么每个世界都能遇到瑞王殿下。

娄筝:我说,殿下,您也太惨了吧,为什么每次都是男配!

长春在哪里治疗牛皮癣好
天津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哪家疗效好
日照治疗男科医院
遵义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