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魔法之徽第五十三章弗兰克斯三

2020-01-24 19:59: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法之徽 第五十三章 弗兰克斯(三)

“嘿,还活着吗?”弗兰克斯好像转过了身子,他转身的动作声音相当模糊,这让文莱思怀疑自己的意识是不是还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唔——打死了的话,会比较麻烦吧?”

“会很麻烦。”那个惜字如金、长得跟鬼一样的干瘦黑袍人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好像仍然在门口附近的位置,先前完全没有移动,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难以察觉,文莱思一度以为他已经不在这里了,“无论他是或不是——他都不该死在这里。”

他们的目的果然不是什么赎金,而且,听起来,他们甚至不是针对斯卡丽或者米尔特洛夫家族,而正是针对文莱思。那时候跟杰米打听的那个人——现在回想起来,杰米描述的形象正与第一个黑袍人相近,即便不是,他们的服装制式也是类似的。

先前自己看到绑架信就把这事抛诸脑后,一厢情愿地认为大概会是绑匪踩点这种低概率的事件,这种天真的想法代表着文莱思的警惕心已经开始松懈。也许是作弊码的存在让他觉得有一个绝对的底牌,又或许是舒适顺利的生活过得太久,文莱思已经开始轻慢地对待甚至包括这样,直接威胁到他生命安全的危险事件了。

“唔……确实,是这么说的。”弗兰克斯的声音打断了文莱思的思考,紧接着响起的是他那清晰过了头的脚步声,以及让文莱思觉得有些好笑的低语声,“没死吧,没死吧,你不会死吧?你应该不会死吧。别死别死别死啊……”

无论如何,现在并不是后悔过去的愚蠢的合适时机。至少也要等到下一个相对安全的时候,再好好梳理自己犯下的错误。现在需要做的,只是把已经察觉的问题改正,就好。

弗兰克斯这次一边碎碎念一边停在了文莱思身体正前方,也许连半米都不到的位置。他忽然不再说话——文莱思屏住了呼吸。被截断的左臂留下的伤口依旧在汩汩地流血,速度相当惊人,并不是“滴答滴答”滴水般的声响,而更接近与倾倒杯子里的水时的声音,“哗哗”。

说实话,文莱思意外地没有感到怎样酷烈的疼痛,不过听着这个声音,他开始觉得浑身发冷。他觉得,如果不是已经处在一片黑暗中的话,自己眼前一定会一圈一圈地发黑。

等待了不知多久——不过实际上也许并没有很长时间,这么惊人的出血量,不需要多长时间,系统就会宣布他失去了最后一点HP,就此宣告死亡吧。文莱思终于听到了弗兰克斯忽然发出的抱怨一样的咒骂:“喂喂,真的就这么死了吗?别这样啊——”

弗兰克斯被焦急或者烦躁或者随便别的什么东西冲昏了头脑,他满不在乎地伏下身子,伸手来探文莱思的鼻息。文莱思背部撞到墙壁之后,在低阶嗜血术和加快反应带来的种种增幅下,不怎么困难地平稳落地,此刻是半蹲在地上。弗兰克斯大概的确是使用了“黑暗视觉”,没有丝毫的犹豫,便非常精准地把手指放到了文莱思的上嘴唇上方。

文莱思垂在地上的手一瞬间握紧短刀把,上提,前推——“嗤”!

入手的地方并不如何进食,看来自己对高度的计算很精确,一刀刺入了对方的肚子。考虑到短刀的长度,也许不足以贯穿弗兰克斯那壮实的身躯,但顺利的话,把他肚子里面的玩意搅烂不成问题——所以,第一步是转动刀刃——

“嚯——哈!”弗兰克斯忽然发出了一声大吼,震得文莱思耳朵嗡嗡嗡响。也不知道是他被吓着了还是太兴奋了,或者这只是他发力时的助词,总之,他腹部的肌肉随着这两声大喝猛地绷紧,像铁块一样结实,这让文莱思让刀刃在他肚子里旋转的企图不太顺利。

文莱思当机立断,改变战术,让刀顺着刀刃的方向滑了过去,尽管仍旧时不时受到阻滞,事实证明,文莱思用唐那身华丽过头的套装里面整整一双鞋换来的短刀质量还挺值得信赖。

弗兰克斯的反应不出意料地迅速,猛地蹬踏地面之后,他的身体好像突然失去重力一样漂浮起来,以飞快的速度向后退去,文莱思的短刀还没来得及抬到他胸口附近,就已经从他体内完全退了出来。

凯兰阁下——文莱思刚刚才想起那个被狼咬死的倒霉胖女人的名字,在与文莱思和光头对战——现在看来更接近于戏耍的那个时候,也曾用过这个法术,尽管文莱思不知道名字,但他对这种使得体重好像完全消失一样的法术印象深刻。

弗兰克斯的血有几滴溅落在文莱思脸上,像是沸水一般滚烫,文莱思甚至下意识地想用手摸摸脸有没有被烫伤,然后才反应过来,大概是因为缺血导致体感温度过低,弗兰克斯的血的温度,应该是没有什么特别的。

“啊哈!我就知道这小子还活着!”弗兰克斯的肚子明明应该已经被文莱思切出了一个口子,他却好像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啪”地一声响,文莱思觉得那应该是他右手握拳打在左手掌中的声音,“你小子,不错啊。的确很棒,而且很有趣。”

文莱思站起身子,身体摇晃了几下,最终还是站稳了脚跟。

弗兰克斯的话并没有说完:“一开始的偷袭先不谈,在意识到我们的差距之后,明知道是在进行有时间限制的战斗,却自始至终都在竭尽全力的进攻——哪怕拖延时间,也是为了获得更好的进攻机会。令人印象深刻——但是,这并不是理智的选择。”

弗兰克斯沉默了几秒钟,继续说道:“除非……除非你完全不相信我的那一套说辞。对于所谓的5分钟的约定也完全没有当真。在你的意识里,至少是潜意识里,只有杀掉我——至少是令我感到威胁,跟我站在更平等的地位,才有安全的保障。”

弗兰克斯看起来五大三粗,实际上好像却是喜欢思考的类型,用词也是雅俗掺半,时不时就会冒出一些不大符合他形象的词来,相比之下,文莱思说话倒是通俗许多:“……哼,随便你怎么想。”

“你知道吗?你这种思维很奇怪。我不是指它很危险——当然它确实很危险,无论对别人还是对你自己。”弗兰克斯的语调忽然变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里还有一个我的同伴在,尽管他没有出过手,但我说过他‘相当于一个三转法师’这样的话吧?在这种情况下,单纯杀了我或者威胁到我并没有意义,这种程度,你能想到的吧?”

“……”弗兰克斯说的有道理,可是现在文莱思没有去思考那些问题的心情,一个更重要的大问题正摆在他面前,系统随时都有可能念出那催命的一句话:“嗤……那种事怎么样都好吧,你一定要洞悉每个人的想法不可吗?那你活得可真是太辛苦了。”

“哼哼哼哼……你说的有道理。”弗兰克斯又发出了一阵怪笑,“不过,我在想——”

文莱思打断了他的话:“你先别想了。刚才你们的话我听见了哦?你们不能让我死吧?我现在马上就要死了——你们明白吗?马上。所以……不要再打了如何?”

文莱思说着,抬腿迈步,身子又激烈地晃动了几下,他觉得这大概是因为失去了左半边的身体的恶果显现出来,一下子找不到平衡也很正常,不过,他也不能否认,也说不定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身体已经不大听使唤了。

“不打了?这算是你失去战斗能力——”弗兰克斯挠了挠头,走到了另外一边的角落,好像抓起什么,发出了一阵硬物的碰撞声,“唔……你知道不能让你死的话,形势就变了啊。呃,你好像真的快死了的样子——这样就只能把主动权交给你了啊。”

随着弗兰克斯说话的声音,他所在的那个角落发出了一阵柔和的暗黄色光芒,勉强照亮了房间。文莱思认识这种魔法灯,有法师输入有限的精神力就能亮很长时间,与帝国那种提供魔力时才会亮的路灯不同,在帝国被统称为“联邦的鬼玩意”,造价很便宜,是联邦行商路过塔尔村时最热销的商品之一。之前文莱思也没有发现,原来那里还有一张桌子。

“……”文莱思把目光从那盏灯上收了回来,在地面上搜寻扫了一圈,定在了自己平躺在地面的左臂上,摇摇晃晃地走过去,捡起来,大致对了一下,就按在了自己左侧的切口上——多亏了风刃术匪夷所思的锋利,平滑的切口对在一起很容易。

“麻烦你们给我找点绷带之类的玩意来,实在不行,给卷能把这玩意固定住的布也行。”

说完,文莱思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意识尽可能平静下来。接着,就闭上眼睛,自顾自地咏唱起来,留下弗兰克斯和另一个黑袍人对视耸肩。

【你使用了治愈术,消耗15MP,恢复1D10=7HP,身上的伤口传来了一阵酥麻的感觉,你几乎能看到自己的伤口生长出肉芽,在加速愈合着。目前状态:HP=8/11,MP=8/8,额外MP=306/500。】

【看来是真的转运了啊,小文莱思。】

文莱思在第一个黑袍人的帮助下用绷带把左臂在身上捆了里三圈外三圈,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对那个黑袍人点了点头:“所以,现在,没有什么好瞒下去的了吧?我们开诚布公地说说吧,你们来找我,到底是想干什么?”

北京德胜门医院医生
承德市第六医院怎么样
安徽省男科医院在哪里
承德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肇庆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