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御天神帝 0421、光明神剑

2019-12-04 19:29: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御天神帝 0421、光明神剑

他们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一切。

杨恨水的惨状説明灵猴石雕的神意并没有消散,但为什么新的殿主大人却可以毫不受阻的踏上那悬浮石阶?

要知道根据之前收到的一些消息来看,这位新任殿主大人,也是由雪帝下令授命而来。

有帝国皇室选择的人选,竟然通过了灵猴石雕神意的考核?

这説出去简直都没有人信。

“出大事了……”

刘尽言喃喃地道。

身边的戴有梦的脸上,同样出现了深深的震撼之色。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神中那种惊惧震撼交加的神情,在光明殿蹉跎锁钥这么多年,他们比谁都更加清楚地知道,有人能够以光明殿主的身份,登上悬浮石阶,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消息一旦传出去,整个帝都,都会被狠狠地震动。

光明殿这些年之所以一蹶不振,就是因为没有人能够进入光明神殿的核心,开启昔年的阵法,以至于核心威慑力消失,一旦光明神殿重启,光明城的原始阵法再度运转,那这里将会成为整个帝都之中最为可怕的地方,即便是皇室,即便是军部,即便是当代的雪帝陛下,只怕都无法再威胁到这里。

曾经帝国权力权势结构之中最可怕的一角,就要再度降临雪京了吗?

杨恨水单手扶着身边的火树,目光像是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叶青羽的身影上,看着这个年轻人一步一步地走完了悬浮石阶,看到他的身形消失在了石阶的尽头,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希望和期待。

而不知道何时,一脸震惊的李长空,手中也拎着酒葫芦,出现在了不远处,像是见了鬼一样看着悬浮石阶,看着那漂浮在地火幽泉剑坑上方的古朴大殿,眼神微妙,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只有在远处的那个又聋又哑的扫地老人老苏头,依旧缓慢而又迟钝地挥动着光秃秃的芨芨草扫帚,清理着落在地上的火树叶……

……

一级一级地走完悬浮石阶,叶青羽来到了石殿门口。

在下面的时候,看着并不算是如何恢弘巨大的正方形神殿,站在门口的时候,看起来更加显得粗糙,完全就是一个巨大的石房子,黑色粗糙的石壁,一副饱经岁月沧桑的厚重感,没有花纹也没有雕痕,一个巨大的入口,像是城门一样,出现在了正前方。

刘尽言等人口中的来自于灵猴石雕的可怕攻击并没有降临。

叶青羽站在入口处,仔细观察了一阵,然后迈步朝着石殿中走去。

内里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也没有丝毫的生机。

仿佛是一块荒芜了千年的荒地一样。

走过长达近十米的宛如甬道一样的入口,叶青羽终于进入到了石殿的内部。

里面的清冷简陋,令叶青羽感觉到了极大的错愕。

“这就是传説之中光明殿最核心的地方吗?”

看着空荡荡宛如一座被遗弃的仓库一般的石殿内部

,叶青羽简直要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光线有些昏暗,地面也是黑色的粗糙岩石,和石殿的墙壁一样,石殿的内部空间并不大,估计也就是十多亩的样子,四方四正,东南西北都有一道巨大如城门般的出口,有风从这四个出口之中灌进来……

石殿的dǐng部,也有一个巨大的天井。

光亮从这个巨大天井中照射进来。

但因为光线倾斜的原因,所以并不能真正照射到石殿地面。

叶青羽有diǎn儿失望。

他一步步地朝着石殿中央走去。

“那是什么?”

在石殿空间最中央的位置,有一石桌,一石床,一石椅。

这三者都晶莹如玉,泛动着淡淡的光辉。

在这个略显昏暗的石殿里,这三样东西,似乎是唯一的光源,充满了奇丽诡谲的色彩,似乎还散着淡淡的能量波动,让人禁不住想要过去看一看,摸一摸……

叶青羽本能地提起了警惕之心。

所谓事有反常即为妖,在这样的石殿之中,只有这三样东西,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这三件东西绝对不是凡品。

缓缓地靠近。

“吱吱……”怀里的小白兔叫了起来。

叶青羽一边安抚它,一边仔细观察。

石桌石床石椅都似是以世间最上等的美玉磨刻而成,样子并不精美,反而有些笨拙的样子,像是出自于一个手艺不精的雕工之手,三件东西以品字形摆放着,相互之间不足一丈的距离。

叶青羽走到石椅旁边,仔细地看了看,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鬼使神差地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然后身体在思维之前做出了反应,直接坐在了石椅上。

“要遭……”

在鬼使神差地坐在椅子上之后,叶青羽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妙。

他想要立刻站起来的时候,却从这古朴的玉质石椅上,陡然传出来一股沛然莫御之力,将他整个人都牢牢地固定在了玉质石椅上,根本再也站不起来。

轰隆隆!

宛如雷鸣一般的巨大响声,在石殿的四面响起。

一股曾经消失在了百年的力量,缓缓地再度绽放。

……

……

轰隆隆!

宛如雷鸣,天地震荡。

“怎么回事?”

“殿中……有了变化!”

“光明神殿……重启了吗?”

刘尽言等四大光明使原本已经并肩站在了悬浮石阶二十米之外,在叶青羽身形消失在石殿中大约一刻钟之后,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被触,一阵阵滚雷一般的沉闷巨响声,从石殿之中传出来。

四人面色骇然。

一道银色光柱从石殿的最中央爆射出来,宛如一柄利剑一般,直插天穹。

原本还算是晴朗的天空中,突然之间光线黯淡了下来,然后肉眼可见漫天的云气浮现,接着厚厚的云层出现,不足数十息的时间就已经遮天蔽日一般,铅云弥漫,天地之间一片昏暗,仿佛是瞬间来到了漫漫长夜之中一样。

整个帝都雪京都被茫茫黑暗所笼罩。

而那一道银色的光柱,成为了天地之间唯一的光源。

银光神圣而又庄严。

就看那漫天铅云旋转了起来,以光柱为中心,宛如一个巨大的倒扣着的漏斗一样,越靠近光柱的奇遇,光暗交结,宛如漆黑宇宙星云一般,深邃而又神秘,仿佛是要打通什么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一样。

无数生灵在这样宛如世界末日一般的奇景下颤抖。

整个帝都都仿佛是要在一瞬间被这个倒扣的巨大云气漏斗吞噬。

浑浊的天地元气之力疯狂地旋转,每一个武者都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内元开始不可遏止地躁动了起来。

“天……”

刘尽言在颤抖。

他身边的戴有梦、杨恨水和李长空三个人也在颤抖。

整个帝都之中,他们是距离光明神殿最近,也是距离这一道冲天而起的光柱最近的人,所以他们最能感受到这银色光柱之中蕴含着的可怕力量,这不是苦海境的力量,不是登天境的力量……不知道是什么样境界的力量。

这是……神的力量。

传説之中的绝世强者有这样的力量吗?

传説之中的极道强者有这样的力量吗?

他们不敢肯定。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银色光柱的力量,哪怕是分出一丝丝,微小的一丝,也足以在瞬间令他们灰飞烟灭。

到底这位新殿主是什么样的来历?

到底他身上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到底他在光明殿中做了什么?

四大光明使一瞬间彻底被这种可怕的景象彻底震撼,被心中的恐惧给淹没了。

同一时间。

皇室祖地外围庙宇区域。

十八层浮屠塔下。

一位白眉白须的老僧,从长达五十年的入定之中醒来,睁开眼睛。

“光明神剑再现……这一天,终于还是要到来了吗?”

老僧的表情似喜似悲,似是感概万千,又似是古井无波,怔怔地看着远处那冲天的银色光柱,最终叹息了一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但他再难入定。

片刻之后,长身而起,离开了浮屠塔。

帝宫深处。

高坐于皇座上已经十年未曾离开过的身影,猛然长身而起,一道神念冲天而起,瞬间分身就来到了数万米的高空中,屹立于疯狂旋转的运气漩涡中心,看着银色光柱,试图靠近,最终却压下了这个近乎于疯狂的想法。

右相府。

一位枯瘦的老人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眸之中有星云流转一般的奇异幻象在急骤地闪烁。

老人那张平日里令无数帝国贵族敬畏莫名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惊骇欲绝之色,竟是不顾周围几位心腹谋士大惊失色的表情,瞬间失态地拍案而起,瞬间来到窗前,看向窗外那一道银色光柱……

“光明神剑?它……竟然出世了?”

枯瘦老人的声音在颤抖。

这位四十年来掌控帝国诡谲风云,不管天荒界之中局势如何变化,始终稳如泰山的老人,这个令天荒界之中无数雄主天骄枭雄听到他的名字都会瞬间变色的老人,脸上第一次出现敬畏之色。

在座其他人,无不为之震骇。

金dǐng亲王府。

正在逗弄自己最心爱的金刚鹦鹉的金dǐng亲王鱼非言,猛然面色大变,座下的楠木轰然粉碎,溢出的气机宛如爆流,瞬间将身体周围十米之内的一切家具器物震为粉末,包括他那只最心爱的异种金刚鹦鹉……

“光明神剑!”

他惊呼出声,面色巨变——

感谢大家的忍耐,责骂和期待。

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万分抑郁,什么都不相干,身体稍微好diǎn,就觉得应该奋努力。

看到兄弟姐妹们的留言关切,我惭愧万分。

深圳市人民医院龙华分院预约挂号
哈尔滨市第二医院怎么样
贵阳去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武汉哪家治癫痫病最好
云南治妇科病大约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