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终末之龙 第六百六十六章 暗火(中)

2019-10-12 21:00: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六百六十六章 暗火(中)

精心保养的门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穆雷悄无声息地步入旅馆的后院,在一株银钟花浓密的阴影中站立了片刻。

夜已经很深,却仍有隐约的歌声从旅馆的前院里传来。即使身处人类用岩石建造的城市之中,斯顿布奇的精灵依旧固执地保持着自己的习惯――他们在宁静的夜晚轻声吟唱古老的歌谣,仿佛自己就坐在格里瓦尔的林间草地上,沐浴着星光……至少,不管是在哪里,永恒的星光总是不变的,这个坐落在上城区边缘的精灵旅馆,也因此而被命名为“星夜”。

熟悉的歌声总能给穆雷带来一些慰藉,但今晚,他心中的烦乱让那轻柔婉转的歌声也变成了不堪其扰的噪音。

他忍耐着,匆匆走回自己的房间。旅馆由人类的工匠按照精灵的设计建造而成,除了大厅之外,几座旋转向上的楼梯将几十个房间分隔成五座彼此独立的小楼,远看就像五朵或盛放或含苞的花朵,而他的房间,则位于最小的花苞上,黑暗,安静,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可以踏足。

唯有在这独属于他的空间里他才能完全放松下来。穆雷近乎粗鲁地解下腰带,连着长剑一起扔在桌子上,伸手去点蜡烛。

精灵通常并不需要那一点微弱的烛光……但今晚,他需要火。

刚刚燃起的火苗在透窗而过的微风中轻颤。穆雷低头对着火焰发了一会儿呆,缓缓站直,右手看似随意地落在了桌上――落在剑柄旁。

下一个瞬间他猛地抽剑,疾刺向身后,亚麻色的长发在他迅速转身时飞散开来,带起的风熄灭了烛光。重归黑暗的房间里,另一个人影一闪而过,贴着他的剑尖转了一个圈,敏捷地躲过了他的攻击。

他翻转手腕,长剑粘着对方的后背紧追不舍。

谁都没有出声――即使对方也已经拔剑出鞘。月光流动在相似的剑刃上……精灵打造的武器。有与人类和矮人都不同的,更加柔和流畅的纹路。

他们在并不宽敞的空间里彼此攻击和闪避,没有碰到房间里的任何一样东西――也没有碰到彼此。所有的招式在他们意识到不会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时就已经迅速地收了回去或变成另一击,剑刃划破空气的声音是唯一的伴奏……然后,他们在同一个时间完全静止。

长剑架在彼此的要害,谁也不能再动分毫。

月光从穆雷身后半开的窗外泻进来,照进他面前两步之外。一双如新叶般明亮的绿色眼睛里。

“……诺威?逐日者。”他冷冷地开口,“你不该在这里。”

诺威微笑起来。月光在他眼中泛起金色的涟漪。他全然无视依旧抵在他胸口的长剑,从容地收回了自己的武器,仿佛漫不经心地随口问道:“那么,我应该在哪儿呢?”

――你应该在格里瓦尔的森林边缘,试图进入你再也不该回去的家园。

穆雷沉默着。照他得到的消息,诺威和他的红发女孩儿在今天早上渡过了维因兹河,向森林进发……但显然,这个被评价为“更像个人类”的精灵同时拥有人类的狡猾和精灵的敏捷,他不该小看他……他也从来没有小看过他。

他只是发自心底地讨厌他。讨厌他理所当然般的与众不同。讨厌他如此坦然的自以为是……那过于强烈的厌恶打破了他的矜持,让几乎可以用恶毒来形容的句子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你应该已经死了。”他说,冰冷的语气里带着少有的急促与怨恨,“诸神在上,因为他们的仁慈,即使是你这样的精灵,也能在死去之后回到我们的灵魂诞生的地方。得到永恒的安宁……你应该在那儿,即使你根本不配。”

诺威怔了怔,笑容迅速黯淡下来。

“我知道我们并不是朋友……”他似乎停顿了一下才能继续下去,“而且我也不该在这种时候不请自来。但我以为我们至少不是敌人……我们已经认识了几百年,我们拥有同一个老师……我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憎恨我?”

穆雷有些僵硬地放下了剑,把目光转向一边。片刻之间竟无言以对。

他们的确已经认识了差不多两百年。从一开始他就厌恶这个逐日者精灵过于自信……也过于明亮的笑容,却也同样厌恶此刻从他眼中涌出的悲伤与迷茫。

那让他猝不及防。精灵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也乐于如此……眼前这个家伙,却总会在某些时刻坦率直接得让他不知道要怎么应付。

“……你来找我干什么?”他在仓皇之中生硬地改变了话题。

“……我需要一些消息。”诺威迅速地恢复了平静。

“‘消息’?”穆雷冷笑,“我确信你那些人类朋友们的消息要比我灵通得多。从格里瓦尔的森林到黑岩矮人的矿坑,从野蛮人的帐篷到尼奥的海船能到达的任何一个小岛……有什么消息是人类不知道的呢

?”

“别这样,穆雷。”诺威低声叹气。“我们都知道关于精灵的事永远只有精灵最清楚……而星夜从来不是一个单纯的旅馆,你也不只是旅馆的老板。”

穆雷没有否认,也没有必要否认。格里瓦尔有委派正式的使者常驻斯顿布奇,但在这个城市里经营了一百多年的星夜旅馆才是真正的情报交流的中心。精灵们不傻……人类也不傻,这早已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即便如此,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穆雷转身重新点起了蜡烛,厌恶与愤怒也与火焰一起重新燃起,“你又从什么时候开始关心‘精灵的事’?”

“……因为我相信你。”诺威轻声回答,“我相信你的忠诚――我本应已死,让我还能站在这里的是银叶王,我想知道他是否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我想知道有什么是我能为他做的。”

穆雷沉默了好一会儿,一个小小的纸卷无声地落入他的手心,又轻又烫……像一点他无法熄灭的火花。

“令人感动。”他声音低哑,忍不住苦笑,“可惜……你就是他最大的麻烦。”

.未完待续。

永州妇科医院
鹤岗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齐齐哈尔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永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鹤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