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梧桐】黑手指(微型小说)

2019-09-13 03:31: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父亲和母亲吵了架,气得把家都快砸了。父母离了婚,母亲就不在家里住了,谢子岩赍恨父亲,算是赌气,不再和父亲说话。
父亲还在打工,天一亮就出去,对于子岩的学习也没有太多过问。父亲转身的背影已经有些低矮,他无数次看着父亲背影的转身,只是沉默地数着他消失在门前的脚步。对于这个肩上流着汗水养家的男人,子岩只是觉得有一种来自心底的矛盾挣扎。
“好好学习,好好考试,我和小陈上班去了。”父亲又一次转身离开,这天却莫名的关心起自己的成绩来了。而子岩没有吭声,继续对着燥热的空气上的天花板发呆。
小陈是工地上父亲的工友,才二十多岁的年纪,皮肤黑得看不清楚他的年轮。谢子岩见过他,有时也会跟他打招呼,小陈会像一个大哥一样关心着谢子岩。只是和父亲吵完架,他也没有想见小陈的意思。
谢子岩在学校经常逃课,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他和俊涛混在一起,比作同僚伙伴。王俊涛是谢子岩的学长,他的脸上能清晰的看到一条长长的疤痕,不用说,是打架留下的。王俊涛笑得嗤嗤直响,在校园外面的小卖部,说话间就叼起烟嘴,嘴里的烟吐出来像一朵颓废的荒云。
他也给了子岩一根烟,子岩想到父亲和母亲的过去,就把香烟挂在嘴上,也学着抽起了烟。嘴角上顺着没有过滤的气味,一直呛到喉咙的心底深处。子岩知道,这是他第一次抽烟,他讨厌父亲,也一并讨厌了父亲的背影,因此,烟也让他抽得巴巴的,手指也被熏黄。
谢子岩和在校的学生打架,自己也挂了彩,却让自己荣幸万分,觉得家中的父亲从来没有关心自己,对于自己的生命,在学校的荒废随着一文不值的时光慢慢消磨。
“谢子岩,你明天叫你的家长来学校一趟。”老师带着反光的长方眼镜,盯着谢子岩这个问题学生,大声的喝道。
“我没有爸!”谢子岩这样回答老师:“自从母亲离开后,我不再原谅父亲。”
他哭了,泪水在风里挥洒,往教室外跑去,圪蹴在楼梯边上大声的疾哭。谢子岩听到脚步声,是俊涛狡黠的眼神,他擦干泪,和自己的同僚一起逃课走进了娱乐厅。
这里,声色犬马,让人迷失。谢子岩有点后悔,想走,被俊涛一把拉下,这日,他们逃了一天的课。
第二天,谢子岩从蒙亮的天色中骑行,往家中赶去,按着家里的门铃,没人回应。他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从楼道口传来,子岩听到熟悉的声音。
“快,子岩。你爸……你爸躺在医院……受伤了。”是工地的小陈,走出来的时候也没把安全帽摘下,他的脸上都是一成黑色的淤泥和煤灰,没有擦干的嘴边一直在喘气,他一直在跑,跑过来把消息带到子岩的口中。这是子岩听到的一声晴天霹雳,在雷鸣前的七月燥热的天空中闪过的刺眼的光,让子岩惊嚇。
子岩撂下书包,没有来得及去上课报到,就去了医院。
父亲,父亲。他再一次想到父亲的背影,父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变得那么枯瘦与矮小。父亲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看到子岩,终于颤动着长满老茧的双手在病倒的风中挥舞,他想告诉子岩,要好好学习。
子岩看着父亲的瘦手,用力紧紧的握住,这一刻,他看到了生命的软弱,看到了生命的无助。父亲双手的指甲被一身黑泥所侵蚀,无法剔除。小陈说,每天在煤矿的深井里面劳作,黑的颜色像一粒深邃的细胞植入内心深处。
父亲的腿无法动弹,在病房一待就是几个月。
小陈带着子岩去了父亲的工地,小陈的皮肤愈发的黑,手指也一样被黑的颜色侵蚀,他说,这里,谁都洗不掉黑色。
“你是谁?这里危险不知道吗?”看管工地的门卫对着子岩说。
“他是老谢的儿子,来这里索要工伤的赔款。”小陈对着门卫说。
“哦,快戴上安全帽。”门卫命令的说,像一个老兵沉重的一声口令。
工地上仿佛笼罩着一团黑雾,子岩戴着安全帽,像被一个压抑的枷锁网住了整个头顶的蓝天,他只看见了黑的手指在土地上挣扎的岁月,没有白天,白天只在梦里。
天空零星的下着一阵小雨,机器声很吵,不远处的搅拌机和运煤车一直没有间断的在滑行机上来回穿梭,工人也被安排着如机器般无声的命运,把煤灰安置在地上,衣衫上的汗渍如同煤笔一般画出了一张张黑色的地图。子岩从走进工地的一刹那就明白,父亲那一刻流淌着的汗水里面的伟岸。
父亲,父亲。熟悉的身影又在子岩的生命里出现。
子岩走在一口深井的面前,他被小陈拉了回来,但他分明看到了地底下绝望的夏天,里面是看不见的黑色,看不见的白天。小陈说,从深井挖煤出来,那刺眼的微光足以让张不开的瞳孔破灭,那白天也是提心吊胆。父亲就在这小小的深井里面挖煤,被煤的黑色覆盖,被煤的黑夜笼罩,被煤的重量挤压。那一天,黑色的全部从地底的绝望传来,他们被坍塌的煤矿的黑色所掩埋。等到救援队到来的那一刻,才听到白天的声音传来。
子岩仰望天空,没有一束阳光,照不进无处安放的劳作人的黑色的胸膛。
子岩又一次流下眼泪,他奔跑着冲出了工地,任热泪横流在自己的脸上。这一刻,他深深的地忏悔,他只想看到那个瘦小变矮了的父亲的身影,看到他,他能看到久违的阳光。
“爸!”子岩大声的喊了出来,他哭得肆无忌惮,谁也无法阻止。父亲也哭了,从无力的眼神中流下微笑的老泪。
子岩终于回到了学校,他碰到了俊涛。俊涛一脸狡猾的笑脸已经不再,“子岩,子岩”他叫唤着子岩的名字,想再一次邀请同僚的顽劣时光走向黑夜。
“谢子岩!”任俊涛大声叫骂,他也没有回头。谢子岩知道,自己的青春从此刻重新开始。
王俊涛在走廊上给了谢子岩重重的一拳,他知道,彼此的友谊这一刻走向了终点,俊涛的眼神冒着火,怒视着蓝天,骑着单车而去。而子岩却笑了,笑得眼睛里面都是泪。他看见了父亲的满是煤灰的黑色手指,看见了家的希望春天。
几个月后,父亲办理了出院手续,子岩等到了胜利的喜悦的那一刻欢呼。
“我上学去了,爸。”谢子岩整理着书包,微笑着对着身旁的父亲说,他的额头上有汗水,父亲习惯地挤了挤汗衫上的衣领,用沾满黑泥的手指帮子岩把汗水擦去。七月的天气很热,阳光足以让一个沉痛的背影烤焦。子岩等待着父亲的臂膀,看着面前已经比他矮了半个头的父亲,他也低下了头,用结实的手为父亲擦去汗水。

共 2 6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非常感人的一篇微小说。写了谢子岩的父母吵架离婚,母亲再也没回来。为此,子岩开始愤恨父亲,逃学,打架,抽烟,进娱乐厅,声色犬马。因此老师叫家长,子岩说他没有爸爸。没想到父亲受伤,在医院里,子岩看到了他,枯瘦、矮小,长满老茧的双手被黑泥所侵蚀,指甲缝镶嵌着黑色,连父亲的工友小陈也是这样的黑色。小陈领着子岩去父亲的工作区要医药费,工作区不分昼夜,一片黑色让子岩很震撼,他认识到父亲瘦弱酷黑的手却支撑着家里的一片天,于是决心与自己内心的黑断绝关系。小说以黑为主线成功地塑造出父亲这个外表黑,却内心鲜红,为家、为儿子不惜被黑煤所掩埋受伤的高大形象。而子岩由于不理解父亲差点被黑色的污泥浊水侵了灵魂,让读者为他的堕落捏了一把汗,好在最后醒悟,又为他的回归而欣慰。文章语言朴实,情节感人,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欣赏! 感谢赐稿 推荐品读 【编辑:冰凌】
1 楼 文友: 2015-0 -09 14:16:5 很耐读的小说,在人物塑造上很成功,故事也很不错。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 -09 16:59:00 谢谢傲寒的评价,祝你生活快乐
2 楼 文友: 2015-0 -09 14: 1: 4 非常感人的一篇微小说。小说以黑为主线成功地塑造出父亲这个外表黑,却内心鲜红,为家、为儿子不惜被黑煤所掩埋受伤的高大形象。而子岩由于不理解父亲差点被黑色的污泥浊水侵了灵魂,让读者为他的堕落捏了一把汗,好在最后醒悟,又为他的回归而欣慰。文章语言朴实,情节感人,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欣赏!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 -09 17:00:0 谢谢冰凌老师的编按,您的编按升华了我的小说
 楼 文友: 2015-0 -10 08:5 :46 小说能打动读者的心,这便意味着向成功进了一步。文意朴实真切,用黑色的空气黑色的看不到阳光,一步把快失足的少年拉回到现实,也把渐渐失去的父子亲情重新拾回。文字精练,语言朴实无华,人物心理刻画很到位,一篧很不错的作品,欣赏!谢谢甲申之变又一精彩奉献!!!问好,祝安!!!
4 楼 文友: 2015-0 -10 21:59:45 因为父亲的工伤,儿子改变了自己,成长起来了。欣赏拜读佳作。
5 楼 文友: 2015-04-14 18:54:59 由逆反而走向理解和感激,生活是最好的教科书,亲情是最好的恩师。 生如夏花之灿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回复5 楼 文友: 2015-04-14 21:10:4 谢谢彩虹飞先生,问好~~~最近打算走进初平阳的精神世界中去,嘿嘿
6 楼 文友: 2015-04-14 22:16: 希望你品读徐则臣的《耶路撒冷》后能写出别具一格的评论。我眼神不好,一直没有把这本大部头看完,粗略翻了一下,感觉文字非常细腻,典型的文人小说,体现徐则臣作品的一向风格。我读的肤浅,没有发言权。期待你的出彩点评。 生如夏花之灿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回复6 楼 文友: 2015-04-15 10:27:46 《耶路撒冷》是一部温暖人心的优秀之作,很庆幸先生有徐则臣这样的学生,非常欣赏。我自知学问浅薄,品读书籍就是品读人生,甲申会再三书写这些文字的中风后遗症偏方
宝宝上火
小儿小便黄
孩子营养不良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