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劫修传602第596章千金之诺一肩挑

2020-01-25 03:18: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劫修传 602.第596章 千金之诺一肩挑

天阙大门洞开之时,无论是天一宗修士还是海中群妖,都忍不住大呼起来,这三千年方得一现的天阙终于开启,可躬逢其盛者的机缘却是各不相同。

若不能得登天阙,这段时间以来所受的诸般痛苦折磨,岂不是白废,无论这天阙之中有怎样的造化,也只能徒呼负负了。

就见从门内吹来一股仙风,就如天阙初现时一般,诸修沐此清风,皆感精神大震,但此风又与刚才不同,这风吹到玉阶之末,就生生止住,那玉阶外的一众妖修再也不曾惠及。

而站在玉阶上的一众仙修之士,忽觉丹田内真玄充盈,身子轻快无比,直欲乘风飞去,更有那刚才肉身受损的修士惊呼起来,原来这些修士身上的伤痛就此全消,再瞧向伤处,除了斑斑血丝,哪里还有一丝痕迹。

这令伤痕自愈虽是仙修小术,可诸修尚未入内就得到这般好处,心中哪里不生无限向往之心,想来这天阙之中,除了三股神光之外,定然还有无数好处,诸修想到这里,恨不得一步就踏进去了。

可是元护法三人正在与蛟爪斗法,若是就此弃之不顾,心里又怎能说得过去,便是元护法与刘护法有言在先,可诸修仍觉得这脚步有千斤之重,再也难向天阙跨进一步去。

原承天心中暗暗点头,在天阙这样的大机缘面前,天一宗修士如此重情重义,着实难得。要知道千人千面,自是良莠不齐的,若非宗内风气使然,这一众修士又怎能如此?

这也让他对天一宗观感悄然而变,看来天一宗能半天下而存,绝对是有他的好处了。

元护法转过头来,见诸修皆是站立不动,不由又急又怒,大叫道:“你等莫非是想生生气死元某,天阙既开,还不快入!“

他转身说话,不免分心,身前那柄法剑就被蛟爪轻轻一拔,断成了数截,而爪上的寒冰之气,就势袭了过来,元护法全身一僵,这遁术就再也御控不住,身子直直的落了下去。

诸修纷纷大呼,便有数十名修士急奔过来,各自祭出法器,就向空中的蛟爪击去。

不想诸人的法器刚出,就见原承天弹出一滴水来,在空中形成一道薄薄的水幕,诸修的法器又怎能破此水幕而过。

就见原承天神色凝重之极,沉声号道:“天一宗双特奉原承天在此,诸修速速进入天阙,不得有误,敢违令者斩!“

原承天自入这幻域以来,御众有日,无形中就生出几分威严来,而诸修能有今日福缘,也大多是拜他所赐,是以原承天法旨一出,诸修齐齐都站住了。

原承天大喝道:“还不快去!“

好在元护法的身子只沉了数丈,就在空中停住了,这蛟爪上的寒气也只能冻住他一时罢了。

诸修心中放心之余,再也不敢违令,齐齐转身,就向天阙大门涌去。此刻那海中妖修瞧见天阙大门洞开,就如疯了般向前攻来。怎奈原承天的太一弱水已出,妖修纵有千军万马,万种法宝,又怎能越过这水幕去。

天一宗诸修已奔到天阙门前,最前的十几名修士已然冲了进去,这十几人刚刚入内,就见那玉阶最未的一段悄然不见了。

原承天这才恍然,原来这天阙每入十人,就会去掉一层玉阶,九十层玉阶便是九百人了,等到这九百人尽入之后,所有玉阶就会消失不见,而天阙大门也必然关上。

空中的神蛟觉察诸修入了天阙,便再发蛟音,此声自天而降,虽不及天雷之响震天下,却自有慑人之威,令人听到耳中,亦生出无限的恐惧之心来。

而诸修之中,有些修为低了的,听到这蛟音之后,就不由自主的立定了,双腿战栗不已,怎样也迈不出步去。

元护法三人此时已是目眦欲裂,齐声叫道:“全仗原兄周全。“各将法宝一紧,同时攻向蛟爪,蛟爪的威能虽是远盛三人法宝,却也不敢轻敌,只得将蛟爪略略缩了回去。

然而此刻三人皆受这蛟爪的寒气所苦,身子大半僵硬,全身修为,也只能施展出六七成来,别看三人的法剑攻势凌利,却是强弩之未了。

原承天心知这三人必死,再也无法可救。若是犹豫不去,反让三人白白送死,岂不是枉废了三人的一番苦心。

原承天叹息一声,一边动用法诀,将猎风与白斗皆收进金塔,一边大步向天阙大门冲去。

这般急冲之时,双手各施灵符一块,左手为梵心符,是由梵心诀化来,右手则是狂风诀,此符一出,平地就卷起一股风来,将诸修向大门吹去。

这两道灵符用毕,诸修心中怯意也就去了八九,身子又被卷在狂风之中,便不由自主的向大门涌去。

那修士只需进去十人,这玉阶果然就消失一阶,刹那之间,就短去二十余层去。

此时龙格非已站在第六十层台阶,犹在瞧着玉栏上的符文发怔,陆沉星就侍在他身边,口中催促不已,可龙格非心知这栏上符文极是要紧,又怎愿就此离去。陆沉星见龙格非不动,自是不愿弃龙格非而去的。

原承天叫道:“龙兄速去。“手中再出一道狂风,就将龙格非卷了个立足不稳,身子也向大门飘去。

龙格非叫道:“这栏上符文不解,纵是进去也是送死!“

原承天沉声道:“龙兄只管信我,这栏上符文,我定会将它明悟了。“

龙格非深知原承天之能,他既出此言,又怎能不信,何况那蛟爪一旦摆脱元护法三人,再探向这玉阶时,也唯有原承天能抵挡一二了。

只得叫道:“原兄小心了。!“就与陆沉星转身进了天阙。

此刻天一宗诸修已进去了八九,剩下的修士,离玉阙大门也只有数十丈的距离了。

忽听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声:“原兄在此稍候,老夫可也要去了。“就见玉阙大门前现凭空出一道人影来,正是苏三。

这苏三弃众而不顾,自顾自先到了此处,想来是用大威能的法宝将自身掩住了,原承天与他近在咫尺,竟然也不知他的存在。

此刻此人方才现身,定是已将这玉栏上的符文领悟完毕。

原承天虽不耻此人作为,可天下众生性情不一,不能强求人人皆如元护法三人那般有舍己为人之心,便淡淡一笑道:“苏兄走好。“

也不稍顾,只管将栏上符文一一扫尽眼帘,他也不求就在此刻将栏上符文尽数领悟,只需这么一扫,那符文自会牢牢记在心中,等到进了天阙之后,再慢慢明悟不迟。

然而这玉栏上的符文却是繁复之极,若想记得周全,就需一一扫到,而若想将这栏上符文尽数记住,非得盏茶工夫不可。

就听得从空中传来一声闷哼,原承天虽不敢分神去瞧,可他的禅识既然展开,这四周动静哪里能瞒得过他。

原来是秦公首先不敌,被那蛟爪扫中,肉身被蛟爪生生的抓碎,一道元魂急急遁了去。

这蛟爪也不去管秦公的元魂,这海中妖修无数,秦公的元魂若想破众而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果然,这缕元魂未逃出去百丈,就被一名妖修绰在手中,大口一张,生生的吞进腹中。

秦公既然殒落,元护法与刘护法更是力不能支,然而二人既然存了必死之念,又怎肯退后半步。就见刘护法对元护法叫道:“元兄,在下先去一步。“

就将身子一纵,直直的向蛟爪冲去。

元护法叫道:“不可!“知道刘护法这般冲去,必是想用玄爆之术,欲与蛟爪来个同归于尽。

然而这蛟爪比刘护法的境界强得太多,这玄爆之术虽强,也未必能伤他多少,只可惜刘护法既存此志,那是怎样也拦不住了。

就见“轰“的一声巨响传来,空中就有一道青光大闪一阵,刘护法以自身所有修为,做了这殊死一搏。

这修士的玄爆自是非同小可,离刘护法稍近的妖修,被这强大无匹的法力卷来,立时烟飞灰灭。

然而那蛟爪却只是略略一缩,爪上亦发出一道黑光来,将这青光挡住,刘护法舍去一身修为,也只是换下蛟爪一缩罢了。

元护法早已是双目赤红,不由得流下泪来,却哈哈大笑道:“刘兄,你去得好,元某这就追随你了。“

也是将身一纵,再向蛟爪扑去。口中吟道:“大道何其艰,长生莫畏难,此身虽殒落,浩气存世间。“接着便是另一声巨响传来。

原承天不去瞧,不去听,可胸口却仍是气血翻腾,双目之中,就觉得微微一热,那心境亦觉得波动起来。

也亏得他道心如铁,心中一颤之后,立时就平复了,目光仍是不改其向,在玉栏上缓缓移动。

蛟爪顷刻间连诛三人,再不犹豫,就向玉阶上的原承天探了过来。元,刘二人的玄爆之术,似乎对其没造成任何影响。

此爪离玉阶犹有一里,就有无边灵压如泰山之重,向原承天压将下来,而爪上的黑鳞更是闪闪发光,激得四周云气翻腾,罡风随之而生。瞧这一爪之势,大有将原承天一爪击碎之意。

而原承天的目光,堪堪扫到最后一根玉栏了。

内江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上海市养志康复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的药物治疗
山西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南通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