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大学宿舍女生生活记录因地域歧视翻脸

2019-11-10 22:12: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学宿舍女生生活记录:因地域歧视翻脸

用坚决制约王丫丫的娇气

-周思远

当宿舍六位女生以及众家长,第一次在这间不足15平方米的宿舍里碰面时,王丫丫的母亲特别嘱咐我们:“这里就数我家丫丫年龄最小,以后你们大家就都多让着她一点儿吧!

其他人都在一个劲儿地点头,我听着却感到十分可笑:“那个父母不心疼自家孩子,你有什么权利让别人都得让着她?”

说实话,本人十分乐意承认,我不是那种没有原则、事事OK的大好人。特别是初中开始的住宿生活,早就教会了我如何才能在一个屋顶下跟不同姓的人一起快乐地生活。

可惜,我的处世风格没能得到身边这些第一次住集体宿舍的女孩子们的认可。也许是因为,我在拒绝丫丫各种不合理要求时的态度太过坚决,破坏了她们想像中亲昵好姐妹的和谐画面。

比如说,当王丫丫盯着我饭盒里的糖醋排骨,嗲里嗲气地问“好不好吃”、“吃得了吗”的时候,我总会明确回答她:“很好吃,不用你帮忙。”

再比如,丫丫入学后第一次生病,在宿舍里躺了一下午。我们放学回来,没注意到她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王丫丫同学见没人搭理,就突然坐起身子,“哇哇”大哭起来,嘴里还不断咕哝着“我真可怜,生病了也没人关心”什么的。

这一举动着实吓了灰豆她们一大跳,赶紧收拾收拾陪她去医院,还特意派一个人去给她买稀饭。当然,我没掺和这件事,因为就算我上吐下泻、眼花耳聋,也不会哭成这副没骨气的样子。

于是,开学没几个星期,宿舍的格局就基本稳定下来:灰豆她们四个感情好得不得了,上课、吃饭、打水、洗澡都黏在一起;她们跟我相处得也不错,只不过我没那么多时间用在等人上,很多事情都自己一个人去办;至于王丫丫,估计恨我入骨吧,反正有我在场,她就不能高兴时拉着大家一起发疯,郁闷时搅得全屋不得安宁。

后来,我因为打工需要每天5点钟起床,就主动搬出了宿舍。谁知道,还真是相见不如怀念,我这一走,她们反倒想起我的好了。

每次在课上见了面,灰豆她们总是十分热情地问我啥时候回去。最后,灰豆专门找到我,说:“你快回来吧!你不在,没人镇得住王丫丫了!”

等我房租到期重新回到宿舍,受到了全宿舍(除王丫丫以外)的热烈欢迎。我很受宠,但还没有若惊,一切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但是,灰豆她们却有了不少变化:虽然当着王丫丫的面,还和原来一样和蔼可亲,但是只要王丫丫一走出房门,她们就开始配合默契地讲她的坏话,还不时感慨一声“早就应该像素素那样对待她。”

不仅如此,她们还经常有计划地偷偷“报仇”,比如,把丫丫第二天要用的本子塞进她不常用的旧书堆里,或者在她忘带钥匙的时候集体去逛超市,还故意不接,回去就微笑着说“不好意思,在书包里放在寄存处了”。

我看不惯灰豆她们这样,提醒她们王丫丫那里做得不对,当时告诉她就得了,何必故意整人。可灰豆她们也有充足的理由:“对丫丫这种人,说轻了,她听不出来你什么意思;说重了,她就抱着大手绢嗷嗷哭。要不就让她妈妈打告诉班主任别人欺负她。”

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我们宿舍的问题,只能耐心地等待大家长大的那一天。

地域歧视让我与众姐妹翻脸

-崔灏

上大学了,六个人,来自六个地方,晚上卧谈总有人议论河南人。

大家七嘴八舌讨论着,我有点儿沉不住气了,我就是河南的,大家这样说,我心里还是不是滋味。

尤其是北京的阿岩妈妈竟然问宿舍有没有河南人,“有的话离她远点儿”。阿岩重复这话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我的存在,赶紧补了一句妈妈不了解情况,说我是河南人中出淤泥而不染的熊猫级动物,大家仿佛才从黑暗中惊醒,发现我一直沉默着,赶紧都说我是熊猫,棋棋甚至建议我的外号叫熊猫。

一直不发言的我终于怒了:“你们有点儿常识好不好!不说远的,去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有三个都是河南人!有的车站乱,那是因为它是交通枢纽,客流量大,有点儿乱是必然的!再说乱的人大部分是外地的!”

“熊猫!我们不是那个意思……”阿岩解释。

“别叫我熊猫!我不是河南人中的极品,只是其中的一员。”我叫嚣着。

“灏灏,我们没有鄙视你的意思,也没有真的认为河南人多糟糕……”来自东北的棋棋也在解释。

“河南人就是糟糕,不配跟你东北人交谈,有本事你以后就甭理我!”我的话越来越不中听。

这个时候湖南的阿良也怒了:“崔灏,我们只是谈论别人或父母所说的对于河南人的看法,并没有针对你。再者,我们说的至少还有点儿根据吧!”

“根据在那里?你什么时候被河南人坑了,抢了?恐怕没有吧?”我此时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

“大家别吵了!”老大发话了,老大是浙江人,很谦虚也很成熟,做事情有分寸,所以大家很听她的。“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不足也有自己的长处,就算是我们浙江经济发达,也有过假货泛滥的地方不是?再说了,河南人在北京名声不好也不全怪河南人,这种地方歧视有时候是很莫名其妙,没有道理的。没准儿过两年,又有什么地方的人被歧视了呢。你说对不灏灏?”

我不说话。

“阿岩,你妈的话也过分了啊!怎么能这样说同屋姐妹?灏灏是个好姑娘,这你看不出来?”老大继续说。阿岩也不说话。

老大接着讲:“大家从六个省走到一起,是件概率很小的事。在一个屋就是一家人。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生活习惯、地域文化、说话方式等,要互相理解包容,交流了解,总之呢,大家是好姐妹。”

“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来自山西的年龄最小的末末说。她说这样的话让我想笑了。

第二天,大家好像都忘了吵架这回事情,只有我跟阿良互不说话,并不是没有原谅她,只是……哎,有点儿尴尬。

中午吃饭回来去打水,发现水壶是满的,看看老大,她冲我挤眼睛,暗示我是阿良干的,突然间有种温暖,阿良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孩……想到这儿,我走到阿良面前,很滑稽地鞠了一躬:“聪明美丽活泼善良的阿良同学,谢谢你帮我打水,昨天是我不对,跟你赔不是啦!”

阿良登时就乐了。宿舍气氛从这件事中变得更和睦了,周末,我们一起去溜冰,很快乐,我是初学者,还是阿良带我呢!

宿舍是我幸福的家,我们是一群快乐的姐妹。

展现自我平台上的不和谐音符

-陈风莉

张星是我开学时就认识的朋友,但因为不同系,所以很少见面。上次见是入学刚一个月,那时他颇有朝气,对什么事都充满了憧憬,可没多久寝室里就出现了一种不和谐的音符。

张星是老大,也是寝室里最活跃的人,他不仅在学生会里占据了一席之地,还当上了班里的学习委员,加上为人随和,班里的同学都挺喜欢他。

开学不久,班里开始发展第一批党员,充满信心的老六王齐以为非自己莫属,因为他是班长,平常为班里做事也是毫不惜力。然而当结果出来时,他大失所望:那个人是张星。从此,王齐开始耿耿于怀。

一个周末的夜晚,只有张星、王齐、老五在寝室聊天。八九点钟的时候,王齐说出去有点事,不一会儿他打来说让老五出来,说要讨论校报的稿子问题,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校报的。

这时,寝室里只剩下张星一个人。大概10点多的时候,寝室人陆续都来齐了,这一夜就这样安静地过去了。

“我的钱没了,我刚取的一千块钱啊!”第二天一早大家刚要起床,老五突然叫了一声,这一下把大家的睡意全叫没了。

“你放那儿了?”

“我就放上衣口袋里了,昨天下午还有呢。”

“再好好找找,是不是你忘了放那儿了?”

“不可能,我根本没往外带。”

“别着急!不行待会儿报警。”

大家七嘴八舌地安慰他,心里在想同一个问题:到底是谁拿走了老五的钱?按照老五的说法,从下午到晚上寝室里一直有人,难道是“自己人”干的?

这时王齐突然说了一句话:“昨晚谁在寝室?”

“我在。”张星平静地说,不过语气里有一种失落与委屈,他知道这一句话已经让矛头对准了自己,而且他也明显感觉到是有人故意要把矛头引向自己。

他们报了警,警方决定根据寝室人的表现挨个排查。受害者老五对警方说:“我相信张星是清白的,因为他跟我的关系就像亲兄弟一样,他没有理由这样做。”

当警方把这句话告诉张星时,他哭了,他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那个人那么恨自己,要通过这种方式报复他。

1000元,在警方介入没几天之后又悄悄被还了回去。大家心里恍然明白了。那天王齐把所有人都叫出去,让现场只有张星一个人——其实王齐在这之前就偷偷把钱拿走了。

大家并没有把话说破,因为他们毕竟还要一起生活。但是寝室的气氛却再也回不到以前的融洽了,王齐已经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大家,不久他就搬出了寝室。

张星跟我说,他现在已经很难再跟当初一样轻松地交朋友,有时他就会想:他或她会不会伤害我,他们是不是真的把我当成朋友?寝室里还会不会有这样的人?

“现在只要我一想起来,心里就会痛。”他说这个伤害也许会影响他很长时间,可能是一辈子。

-田田

上大学了,要住集体宿舍。终于逃离父母的管束,兴奋得要命。那么多人一个房间,多热闹啊。可是没几天我就泄气了,原来现实不是自己想象得那么美好。六个来自不同地方

的人,突然住进一间房,虽然床帘一拉就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但是矛盾仍然不可避免。

从小到大,我都是超级爱睡懒觉。早上只要没事情,一定会睡到很晚。进了大学,课程不紧了,我自然可以晚上熬夜干点自己喜欢的事,反正早上可以不起……想想就偷着乐。

“睡觉了,关灯啦!”“哎,我还没睡呢,等会儿……”我的话还没完,寝室已经一片漆黑,赵颖啪地将灯关了:“开自己台灯吧!”虽然不喜欢大夏天床上亮盏台灯,,但是没办法,不能影响别人休息呀。于是把台灯调到很暗,看我的小说,反正明天可以睡到自然醒。

谁知第二天,赵颖一大早就起来了。她是作息极其规律的人。起来就起来吧,拿东西也不轻点儿,盆、杯子撞得可热闹了,还把房间的灯都打开了。天那!刺眼的灯光加上洗漱进行曲,我的美梦终于破灭了。可怜我凌晨3点才睡觉啊,本来以为可以睡起来直接去吃午饭的。

我期待其他人能发出抗议,可是没有一个人吭声。看来是我的习惯不好,算了,没话说,谁让我从小就喜欢赖床呢!

但突然有一天谈起来,原来大家都不喜欢赵颖早晨的“叮叮当当”——她们虽然不像我那么爱睡觉,可也不会起那么早。于是商量好了,有一天晚上派寝室长做代表跟赵颖说说。

“赵颖啊,你以后起床的时候能不能先不开灯啊?你把台灯打开,走廊也有灯,这样差不多能看见了吧?”室长小心翼翼。

“那怎么行啊!台灯在上面,我下来那看得见啊,你总不能叫我摸黑吧!”

“可是,你一开灯我们都醒了,睡不了了!”

“那是你们的习惯问题,那个时候本来就该起床了,谁让你们这么懒!”

“但是你晚上要睡觉关灯我们都没意见啊,那个时候我们还没睡呢,相互体谅一下吧?”室长一直在尽力保持柔和的语气。

“那可不关我的事,你们都开着台灯我不也没要求关吗?”

晕!我们5个习惯都有问题,就她的习惯是正确的,我们该为她一个人改变。天,这就是集体宿舍的好处,遇到这样的室友,唉,也算是福气呢,可以改变多年的坏习惯呢!

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基本上还是按赵颖的作息时间在生活。因为我们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谈,总不能吵架吧?

为什么她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贾吟

小文最近总爱抱怨她的宿舍生活:“我满心欢喜来到大学,没想到还得面临宿舍纷争!”小文开朗热情,虽然是来自农村的贫困生,但对谁都笑呵呵的,可是面对小菁,她却无法快乐起来。

小菁是城里的独生女,家境不错,从和家里通的态度就能看出她比较任性,父母也很宠爱她。小菁总是独来独往,不喜欢和其他人接触。每天她都按自己的步调生活,从来不考虑别人的生活规律。

“我有时候在宿舍学习,她听歌、玩游戏都不戴耳机,提醒她根本没用,我只好晚上也在图书馆看书。”小文很无奈。

同宿舍的小娇也有一些意见。“有一天,我的东西掉到了床底下,就坐在下铺她的床上捡,她回来后大声地呵斥我。说她的床单是刚洗的,嫌我脏。”

“夏天,她每天晚上睡觉前都把窗户打开着,也不去问问睡在窗边的同学会不会被吹到,其实大家也不是非得和她拧着,就是希望她问问就行,至少让身边的人知道她心里还是有我们的……”舍友们都对小菁有些不满,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小菁可以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小事累积起来,宿舍的矛盾越来越大,终于有一天爆发了。仅仅因为一面小镜子。

那天,小文上完选修课回宿舍拿东西。一进宿舍,小文就迫不及待地躺在了床上。突然她叫了一声,慌忙跳了起来,原来床上有一面镜子,小文一躺,把镜子弄碎了。

“没扎到吧,用不用去医务室?”宿舍的人都跑过来问小文。正在这时小菁回来了,看到碎镜子大喊:“谁把我的镜子弄碎了!”

“刚刚镜子放在了我的床上,我没看见,对不起啊!”小文忍着痛向小菁道歉。

“那么大的镜子怎么能没看见呢,我的镜子贵着呢,你看着办吧。”小菁气哼哼地。

“是你放在我床上的,为什么赖我?再说我道歉了!”小文也把几个月来的火都发了出来,舍友们努力劝架,但她们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俩人把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最后,小文给小菁扔下钱,摔门而去。小菁似乎并不在乎,拿着钱看书去了,嘴里还小声地说着:“弄坏了还不想赔,那可不成!”

这件事情以后,虽然大家还住在同一个宿舍,但已形同陌路,活在自己世界的小菁可能永远不会了解她给别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是灵异事件还是故意使坏

-任华南

辽宁一所大学的新生宿舍里,刚刚入学的六个男生第一天就按照生日进行了排行,彼此间充满好奇和新鲜感。

可是,刚刚结束军训进入正式上课阶段,寝室的老六却发现一件怪事:钱包里丢了20块钱。更奇怪的是,里面100元没丢,零钱也没少,单单20的那张不翼而飞。

怪事接踵而来:老大新买的皮革书包被人用刀划了两个大口子;老二在自己的柜子里发现了老五的银行卡;隔天,老大的床单又被剪了好几个口子,而老六丢失的20元钱却又奇迹般地出现在老四的橱柜里。

大家仔细检查,门窗、橱柜都锁得好好的。况且,除了东西被破坏,宿舍里并没有真正丢过什么东西。“好像有灵异事件发生!”老四说这话的时候脸色都变了!

大家虽然都不相信什么灵异,但是这些事还是把寝室的氛围搅得怪怪的。晚上很少有人再兴致勃勃地卧谈,不仅如此,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人猜疑。

老四吵着要搬走,学过武术的老六有一次整夜没睡,守着要看看是谁干了坏事,但却一无所获。无奈,大家在老大的建议下去了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咨询室的老师对每个人进行了单独的询问,结果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竟然是老三东子。

东子应当算是寝室中,甚至是班级里最热情的人。平时就数他最勤快,每次打水都拎上三个暖壶。谁有事他都主动帮忙。

后来大家得知,东子从村里考上这所大学不容易,接到通知书那天,村里都轰动了。甚至有人领着孩子,全家一起来到他家,就是为了看他一眼。东子带着全村人的希望来上大学,一心要做最好的。

但是刚一上学他就傻了:他不会用图书馆的电脑查询系统,同学们说的好多事他都不懂,别人读过的很多书,他都没听说过书名。

东子说,其实寝室里的兄弟都很好,“谁也没有瞧不起谁。一人有事大家帮忙,但越是这样我反倒不知该怎么办,可能从内心深处,我不知道如何与他们交流。”

尽管对东子遇到的一些问题,大家都会帮助他。可慢慢地,他还是觉得大家帮他其实还是瞧不起他,至少,是怜悯他。甚至大家在寝室里争论一些学习的观点,他都觉得别人反驳他就是在变相说他读的书少,观点幼稚。

于是同寝室同学的物品成了他发泄的对象,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注意,他有时也会弄坏一点自己的东西。而这样做之后,东子心里却并不舒服,所以就加倍对大家好,以求得心理上的平衡。

“我就是不能接受我比人家差那么多。”地域所带来的差距,东子难以接受,也想不明白。其实他有自己的长处,但又不知该怎样去发挥。目前,东子正在接受学校心理老师的帮助,希望他能够尽快打开自己的心结。

春秋战国
芯片
生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