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哑舍白蜡烛第十集

2019-10-21 21:06: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哑舍.白蜡烛(第十集)

1932年,上海南站。

身穿墨黑色西装的青年走下了火车,看到在月台里的路人很多,于是对着车厢里的一个女生伸出手:来,抓紧我。这里人多很容易走散的。抓住我就不那么容易走散了。

他们从北平里出发,一走就是走了一个月了。

清琳害羞的点了点头。伸出手给他,两人走出了车厢,在人群里走动着。两人正打算往出口的方向走去时,徐良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撞了一下。急忙回头一看,却发现撞了他肩膀的,是一个戴着帽子,穿着粗布衫的人。

徐良不满地看了那个人一眼,同时,那个人也一样用冷冷的眼神看着他。徐良也悄悄地打量了一下,发现那个人的身高矮了自己一节。

由于他的帽子压得很低,徐良根本看不见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只是看了徐良一眼之后,就赶紧不再敢去看徐良,而是急匆匆地在人群中消失了。

怎么了? 站在一旁的清琳看到徐良的眼神有点不对劲,于是急忙关心地问他。

徐良回过头来看她,说道:没事呢,刚才只是被人碰了一下而已。

原来是这样 她点了点头说道,于是两人又继续往火车站的大门走去,清琳心不在焉地看着周围的环境。突然眼睛一亮,但是眼神很快又黯然了下去。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却被徐良看了个正着。

徐良顺着她的眼神看去,原来在火车站大门的旁边有个摆摊,一个老人在卖糖葫芦。同时也看到他身边也时不时都有人去买,看样子。老人做的糖葫芦不错嘛。

记得清琳在学校的时候曾经跟他说过,她最喜欢的,就是吃糖葫芦了。

走,我带你去吃东西。 徐良突然对李清琳说道,于是拉着她去了那个老人的面前,对老人说道:老板,能给我一串糖葫芦吗?

没问题。老人在用东西缠着的棍子上拿出了一串糖葫芦,递到了徐良的面前,徐良于是把那串糖葫芦递到清琳的面前。

清琳此时害羞得低下头,捏着衣角。有点不知所措地问徐良:你怎么知道我刚才一直想吃糖葫芦的。

就是在准备出来的时候啊。 徐良笑嘻嘻的说道:就是在那个时候已经看到你看着糖葫芦了,差点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说完,徐良还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额头。

这样是不是有点破费了。并且,我们是初来乍到,很多地方可能还会用到钱的。 清琳接过了糖葫芦,同时犹豫不决地说道。

没事呢?这点小钱我还是出得起的。 徐良于是问了问老人,糖葫芦多少块钱。

不多,只用十块钱就可以了。

哦十块钱是吧,等我找找先咦?我的钱呢! 徐良摸了摸口袋,脸色突然惨白了起来。差点要了他的半条命。

口袋里装着的十个现大洋全不见了!那是魏长旭辛辛苦苦赚来的啊!

徐良终于摸遍全身的口袋,不多不少,只是拿出了十块钱的纸币。于是面无表情的把钱给了老人,老人于是笑呵呵的接过了钱。

这样一来,徐良的内心早就已经坐不住了,丢了十个现大洋。那也只能去睡大街了。

自己睡大街不要紧,可是不能要清琳跟着自己受苦受累。

此时徐良眼角的余光里,看到一个人影在火车站里走出了入口,徐良知道,戴帽子的那个人就是在月台站那里碰了一下自己,在跟那个人的眼光交接时,那个人立刻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一见到徐良就赶紧跑。

刚才在月台站那里,好像只有他碰了一下我而已。

他为什么跑?难道

不好!来不及多想的徐良撒腿就去追,清琳看到徐良突然不见了,于是赶紧左看右看,发现徐良在追一个人,还在吃糖葫芦的清琳赶紧吃了最后一个,跟上了徐良。

那个人看到徐良像是疯了一样的撞上来,于是也赶紧跑。两人跑进了一条小巷,那个人回头看了看,想看看还有没有人追着来,却发现徐良还在身后穷追不舍,都快要接近自己了。

不好,前面已经没道路了,跑进了一条死巷口里面。

臭小子!我看你往哪跑。 当那个人想借助放在死巷口的花盆往外逃的时候,却被急忙赶过来的徐良一手抓住了脚踝,徐良用力一拉。他整个人被拉了下来。

啪! 徐良来不及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的肚子被人瞬间打了五六拳头。徐良本能的往后退,却发现,打他的那个人,居然是会永春拳的。

偷了我的钱了,居然还敢打我!

这下徐良可不干了,抄起了靠在墙壁上的一根竹子。对着他打过来的招式就是一阵猛打,他伸出哪只手,徐良就对着他的哪只手一竹竿打过去。不到一会儿,徐良从被攻变成了反攻。

喂!喂!快住手,别打了。 急忙赶过来的清琳看到徐良和一个不认识的人在打架,于是急忙想上前劝说。但是徐良依旧是我行我素,瞬间抓住了他的衣领,把他推到墙壁上。

抓住了他的衣袖还不到一秒钟,徐良的脸上立刻印了五个手指头。

臭流氓!非礼啊。 小偷扇了徐良一记耳光后,急忙用手护着胸前。小偷过于激动,头上戴着的帽子也随之掉落到地上,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到肩上。

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展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一举动实在是来得太突然了,被扇了一记耳光的徐良和站在一旁的清琳,都用着惊讶的眼神看着她。本来还想还手的徐良,此时此刻也慢慢放松了拳头。

你是女儿身? 清琳首先打破了僵局,手指指着她问道。

怎么?不像啊! 女孩挺了挺胸膛,要不你过来试试看,免得你在这里瞎猜。

清琳是第一次遇上了这样的情况,羞红了脸蛋站在一旁。徐良看到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就对着清琳扭了扭头,意思是叫她去验证一下。清琳于是硬着头皮的在女孩的胸前用手掌碰了一下,但很快又赶紧收手。

清琳对着徐良点了点头,意思说是真的。

这下该相信我了吧。 女孩自信地说道,同时又看了一眼徐良:都不知道有些人安的是什么心的,一上来就随便抓人的衣袖。

这句话说得徐良面红耳赤,先是对女孩弯腰表示抱歉。然后就赶紧把话题转了过来,你刚才偷我的十个现大洋,把它还给我!

女孩急忙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一边捂着肚子一边说道:我好可怜,我已经两天没有吃过饭了,好饿

徐良这下知道了,这家伙是饿疯了,才会去做抢劫的事情的。只不过是被自己碰上了。

当面馆的一碗面条递到徐良的桌上时,徐良接过了服务员拿过来的大碗面,把它拿到了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女孩,此时此刻。她一看到有东西在她面前,就立刻兴奋得坐不住了。

大碗面一放上桌子,女孩像是疯了的一样抄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在吃面。徐良左手撑着下巴在看她吃面。清琳坐在一旁,看到她吃得很是狼吞虎咽,时不时都给她倒杯水,微笑地说道:先喝杯水吧,小心咽不下去。

谢谢。 女孩说道,同时眼角余光里看到徐良在紧盯着他。突然间想起了徐良之前说的要求。于是极不情愿的在裤袋里摸了摸,现大洋一个又一个的被她拿到了桌子上。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六个、七个、八个、九个,十个嗯,都到齐了。

徐良接过了桌子上的确十个现大洋。急忙把钱放回自己的西装衣袋里,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妈说给我起名字的时候,看我看上去还挺顺眼的。于是她就称呼我做顺子,我的名字叫顺子。

这是什么怪名字啊,居然有母亲这样给孩子取名字的。

那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做小偷。 清琳依旧是微笑地问道:还有你明明是女儿身的,为什么穿成像个男的一样。

其实我做小偷也真的是一个无奈之举。至于为什么穿得像个男的,那是因为穿得像个男的,别人就不会对我动歪念头了。 顺子吃完面条把筷子放下,擦了擦嘴角:我小的时候,因为我在街上饿得实在忍受不了,就在一个包子铺那里悄悄偷了一个包来吃,但是这一举动却让那个老板看了个正。结果他叫来了几个人来打我,跟我一起的母亲看到我被人打,就冲过来护着我。结果

顺子越说越激动,甚至眼角里还流出泪水。

结果结果他们把我母亲的脊梁打断了! 顺子硬生生的说道,此时的她。已经再也忍不住的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在周围桌子上的客人,都用着诧异的眼神看着徐良他们。

但是他们也没看多久,又自顾自的在做自己的事情了。

好可怜那后来呢? 清琳似乎也被感动到了,于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

母亲自从身体残疾了之后,就一直卧床不起,我为了生计。不得不要去外面挣钱,可是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的,只是请男的,就是不请女的。

逼不得已了,只能女扮男装的去外面打工,但因为自己也不会读书写字,只能跟别人一样的去做苦工,每天早上一直做到傍晚,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在码头里捡到几个钱,运气不好了。只能饿肚子了。

但是不想又这么快的玩完,铤而走险的走上了做小偷的这一个行业。

可是做小偷也不是这么一件好的事情,时常都在心惊胆跳。一直以来母亲都在教导我,不要去做小偷。可是如果不做小偷的话,这个世上就不会有人来可怜我了

我把偷来的东西悄悄拿去换药给母亲治疗,母亲一直瘫痪着,直到两年前她居然到了药石罔效的地步,永远的离我而去了。

顺子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声,到最后连声音也听不见了。顺子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却被清琳轻轻的搂在怀里。

想哭就哭吧。 清琳轻声安慰说道。

贵州癫痫医院哪个好
贵州最好癫痫病医院
贵阳那里治疗癫痫的
南阳附睾炎医院哪家好
遵义癫痫病防治中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