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虐仙记 第1246章单独召见

2020-01-16 14:24: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虐仙记 第1246章单独召见

第1246章单独召见

“孩儿谢过父皇。”,薛冲十分恭敬的说道。

老实说,此时此刻的薛冲,他心里面根本就不是个滋味儿,今天自己虽然最终取胜,可是终于还是暴露了自己会心灵力这门功夫的事情,取胜的代价十分惨重。

而且让薛冲十分地遗憾的是,十四皇子依然还活着,玄穹高上帝居然如此赤露露的帮助十四皇子。

这本来是他绝不愿意暴露的,可是事与愿违。他心中当然也十分清楚,如果自己今日不使用心灵力的话,不仅无法取胜不说,而且还几乎有性命之忧。

当面对危险的时候,自己可绝不能像十四皇子那样,用金梅瓶来救命,因为自己身上的照妖镜虽然是绝世的仙器,可是自己根本就无法发挥出这件仙器的真正威力,就算是用来防守,如果不使用心灵力,那么以薛冲现在的修为,依然还是无法抵挡对方的进攻,甚至自己身上的仙器还有可能被对方夺取的可能,而一旦不使用心灵力的隐藏功夫,薛冲也根本就无法再继续扮演三皇子的角色。

因为如果那样的话,他必须暴露自己真实的的武功,所以他当然不可能那样做,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薛冲不得不使用了自己最厉害的心灵力功夫。

他仅仅使用了一两次,而且都是在最要命的时候。也许世上几乎没有人能够看出这种玄妙的功夫,可是薛冲的内心十分清楚,像是太辛和玄穹高上帝这样的高手,也许会发现其中的秘密。

一旦发现自己会使用这样的功夫,他们会怎样看待自己呢?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再担心也是多余,薛冲的脸上随即露出镇定的神色。

“现在我宣布,今天的比武,三皇子获胜。”此时的太辛,抓住了薛冲的一只手,高高的举起,气沉丹田,大声的宣布了这个结果。

以太辛的绝世功力,这个结果很快的,就被千千万万的人知道,而且是立即的知道,因为他的声音足够响亮。

今天来到天庭大校场,观战的人,除了无数的王公贵族,朝廷之臣外,还有无数的平民百姓,无数的人根本就看不到擂台上三皇子和十四皇子的比武,他们来到这里,很大程度上是来凑一个热闹,太辛用这样的方式,将比赛的结果后叫出来,自然是要所有的人,都知道最终的结果。

台下的哪咤三太子就有点儿遗憾的说道:“真的是想不到,今天的比武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决定胜负,我还没有看过瘾呢。”

木叉行者就说道:“我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其实我根本就想不到三皇子会获胜,因为我看他一开始就被十四皇子,完全的压制,我还以为十四皇子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二郎神杨戬就说道:“我怎么会可能会笑话你?说实话,我也和你有相同的看法,而且我当时看到十四皇子的出手,我还以为三皇子殿下会有性命之忧。”

托塔李天王就说道:“贤侄你的看法没错的,十四皇子的确是想致三皇子于死地,否则的话,他不用在比赛之前就提出来,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老三,你马上跟我回到天庭。”

“是,父皇。”

十四皇子早已经在他手下家臣的搀扶之下,离开了擂台。

玄穹高上帝的銮驾,离开擂台之后,不少的人也开始散去,在潘神侯、江流沙以及一干家将的的簇拥之下,薛冲接受了无数人的欢呼,他所经过的地方,人们自动地让开一条,路来,几乎每一个人在看着薛冲的时候,都把他看作了天上的神,就算是二郎神,哪咤三太子这些显赫的人物,一时之间,他们的光芒也被薛冲所掩盖。

这就是胜利的好处,如果今天躺在地下的人是薛冲,他别说是想进入琅环玉阁之中攻读,就算是想要保全自己的性命,也还不一定。

所有人都看到了玄穹高上帝,对十四皇子的偏袒,十四皇子今日,本来是必定要将薛冲杀死的。

可是这本来也是薛冲杀死十四皇子的最好机会,而且他只差一点点就做到了,如果不是太辛从中阻挠。

今日的薛冲,不仅暴露了他最厉害的心灵力,而且还暴露了它锋利无比的,柴刀刀法。

此时此刻的薛冲,行走的速度十分缓慢,在他看来,奉天殿就是一个充满了危险的地方,自己一旦走进去了,就不知道能不能够再走出来,他现在的心灵力正以最快的速度在运转,他在权衡,是否应该按照玄穹高上帝的意思,前去见他?

“导师,我所有的秘密都已经暴露了,玄穹高会不会怀疑我的身份?”

“他当然不会,因为你确确实实就是他的儿子,在你心灵力的作用之下,就算是,三皇子的亲生母亲,玉妃娘娘都不能够发现你的伪装,玄穹高根本就不可能发现,这一点毋庸置疑。”江流沙斩钉截铁的说道。

他当然知道,现在是薛冲,最为关键的时候,就算是一步小小的错误,也有可能葬送全盘好局,他当然要坚定,薛冲的信心。

“神侯,一旦玄穹高不能容我,您还是否愿意继续支持我?”

薛冲用炽热的眼神,看着潘神猴的眼睛,他当然十分清楚,这一次前去奉天殿,和以往任何一次,前去都更加危险。

就算是以薛冲对人道的理解,也无法判断出,玄穹高究竟,会怎样对付自己,因为种种迹象表明,玄穹高的确是一个,猜疑之心,十分重的男人,自己身上的秘密已经暴露,他究竟会不会相信自己的说辞,真的是难以预料,所以自己的前途真的是难以预料。

江流沙和潘神侯,是自己手中最强大的力量,就算是最坏的结果,真的反出了天庭,他当然也希望,这两个高手继续辅佐自己。

江流沙早已经和自己一条心,这一点不用丝毫的怀疑,不过潘神侯一向心高气傲,在这种微妙的时候,问一问他的态度,自然是谨慎的选择。

他刚才和江流沙以及潘神侯对话,用的都是神念交流,谁都知道,此时绝不能有丝毫差错。

一丝微笑浮现在,潘神侯的脸上:“你看我像是一个,在危急时候,抛弃朋友的人吗?”

薛冲的脸上,也立即露出了笑容:“你当然不是。”

潘神侯就再一次的说道:“当时我送你飞刀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算是真正的朋友了。”

薛冲的眼里就射出感激之色,看着潘神侯和江流沙:“不管怎么样,无论我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不用慌张,你们两人回到府邸之中的时候,让府中所有的精锐,都处于战备状态,随时等候,我在奉天殿之中的进展,因为这一次前去奉天殿,就算是九死一生,我也必须要赌一把,我先前付出了那么多努力,绝不可能就这样,半途放弃,我已经下定了决心。”

潘神侯和江流沙,就一起郑重的点头。

“很好,那你们就立即回府。”

“是,主人。”

…………

看着薛冲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江流沙首先开口:“神侯,以你看来,主人这一次究竟有没有麻烦?”

“恕我直言,我实在是看不出,因为此事存在着极大的变数,你的看法是怎么样的?”

江流沙就叹息起来:“我和你想的一样,我也看不出这一次最终的结果,因为可以左右主人前途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以玄穹高喜怒无常的性格,的确是难以判断,不过我相信主人吉人天相,最终会有好结果的。”

“希望如此。”

…………

天庭奉天殿。

玄穹高上帝气鼓鼓的坐在龙椅之中,满脸的不高兴,熟悉他性格的太辛十分清楚,此时此刻的他,就像是一枚符雷,随时可能引爆。

“太辛,你现在必须给我说实话,从现在开始,我们应不应该对付老三?”

“回禀陛下,小的以为,我们现在不应该对付他。”

“为什么?难道你没有看到,这小子身上有很多秘密,都瞒着我们?”

“陛下,在小的看来,谁都有秘密,何况是三皇子殿下,而且这一次比武决胜,三皇子又取胜了,就算是我们想要对付他,恐怕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很好的办法,而且一旦三皇子殿下,进入了琅环玉阁之中攻读,知道天庭之中无数的秘密,到时候再想要对付他,事情就会变得很棘手,毕竟他是陛下您的骨肉,本来可以,现在就下旨随时杀了他,可是陛下,您显然不可能这么做的,因为您是一位有道的明君,在小人看来,只要我们,找到三皇子殿下真正的秘密,掌握了可以制约三皇子的方法,就算是三皇子殿下,真的得到了东宫太子之位,别想也可以信任他,甚至可以倚重他,为什么一定要对付他呢?”

“可是这小子身上的秘密,你以为他能够随随便便的,就告诉我,就能够告诉我这个做父皇的?”玄穹高上帝冷笑的问道。

“三皇子殿下当然不可能随便的撒谎,欺君之罪可是要杀头的,而且在陛下您的面前,三皇子殿下,就算是有什么秘密,又怎么能够逃得过您的逼问?如果三皇子殿下真的敢欺骗陛下,那陛下正好可以处罚他,他想必也无话可说。”

玄穹高上帝的脸上,就显现出一丝微笑:“不管怎么样,老三还是我手心之中的一条小鱼,我想让他死,他就必须得死,我倒是想看看他,敢不敢在我的面前耍花样?”

“陛下且宽心,在小人看来,三皇子殿下一定不敢的,三皇子殿下是一个聪明的人,他一定会吐露自己所有的秘密,因为他比谁都清楚,只有陛下您才能够决定他的前途。”

“我倒是希望他真的能够这样,不过除了老三之外,十四也是我今天如此生气的原因。”

“陛下,您可不要生气啊,生气会伤身的,十四殿下怎么惹到您了?”

“你今天难道没有看到吗?十四所使用的功夫,是一门十分阴毒,邪恶的武功,我虽然不相信,他已经修炼成了大天魔解体大法这种邪恶的功夫,可是他的功夫,可以在突然之间,比原来提升十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一定是杀了人,吞噬了他的灵魂和精华,以此来支撑自己的身体,展开强悍的进攻,不过这需要一个前提。”

“陛下,什么前提?”

“前提就是,这些被杀的人,都是真正掌握了,大天魔解体大法的高手事先已经控制的人,在这种高手的面前,这些被控制了身体和灵魂的人也许已经不能够称为真正的人,他们就是十四手中,杀人的利器,因为他们都是,可以供给十四,发挥出强大的战力,若不是这小子已经受了重伤,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了,我还是会让他,当面来向我对质的。”

“陛下,在小人看来,天庭之中似乎并没有人具备这种本事,难道这个高手一直都寂寂无名?”

“据我所知,香妃娘娘手中,有一些神秘的高手,说不定其中就有精通,大天魔解体大法的高手,老三今天算是捡回了一条小命,不过在他最危险的时候,还是潘神侯帮他渡过了难关,不得不说,老三才是真正的心思缜密,看来让潘神侯出手,本来就是他们计划之中的一部分,这小子的手段的确也算是高的。”

太辛就很快地附和道:“陛下所言极是,这是三皇子殿下,迟迟不到,是不是让小人去催促一下?”

“不用,他已经到了,不过这小子刚才一直站在门口,想必是在偷听我们说话。”

“我怎么没有发现,陛下?”太辛惊恐地叫了起来,这几乎可以算是他的失职。

不过玄穹高上帝,只是微微一笑:“这没有什么,我们先前已经知道了他,隐藏自身的功夫,看来他是准备,把这个秘密告诉我这个做父皇的了?”

“孩儿拜见父皇。”薛冲轻轻地推开了奉天殿的大门,自然而然的走了进去。

福建中医药大学附属康复医院
203医院怎么样
长治治疗阳痿医院
济南治疗男科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