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不落的海盗旗 第三百八十章 再遇冰后

2020-01-16 22:12: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落的海盗旗 第三百八十章 再遇冰后

就算索杰斯下定决心要救人,但他依然没有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的打算,他从开台跑了下来,从背包中取出了一个小瓷瓶,脸色显得凝重了许多,这个瓷瓶就是唐猛在临分别时送给他保命用的毒药,眼下,这里虽然不与外界连同,但光线却着实不弱,刚好就可以让这毒药发挥出作用,同时,也是使用它的最好时机!

不知道这毒药该具体怎么操作,索杰斯干脆把心一横,将毒药瓶用力朝着人群的方向一掷,刚巧就砸到其中一个人的脑袋上,这个倒霉蛋还以为旁边有人偷袭,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挥动武器朝着旁边猛砍猛砸,旁边的人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一直都在戒备着周围,见这倒霉鬼发动攻击,纷纷作出了防御与反击的动作。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砸中那个倒霉蛋的瓷瓶已经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一团团无色无味的轻烟便从人群之中蔓延开来。

“呃……呵……呵……”

“呃!!”

“唔……呼呼……哈!”

“我靠,这玩意居然这么毒?”始作俑者的索杰斯吓了一大跳,他也没想到这东西的毒性居然这么霸道,就见刚刚还颇见规模的人群,片刻的功夫就倒下了一小半,这些人统统都是脸色铁青,一个个捏着自己的脖子,就仿佛窒息一般。

这边的情况也惊动到了围攻的人群,他们感受到外面的动静,纷纷都被这情景吓到了,而在最内侧被包围的那个人趁此机会,突然将攻势增大,猝不及防的人群就被她硬生生的撕出了一道缺口,正当她已经跑到最外围的时候,突然被一个人攥住了手腕。

“别慌,是我!”

“??”

听到这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她即将从手中打出的攻势为之一滞,但紧接着,这道攻击还是打了出去。

她的攻击速度不慢,可却没想到攥住她手狂奔的那个人反应也很快,将剑格横在胸前,就挡下了自己的这一次攻击,而看到了这把剑之后,她的脸色才终于有些放松。

“是你,你怎么……”

“先别说这些了,赶快跑吧!”前来相救的人有些气急败坏,拽着她就没命一般的拼命逃窜,身后自有一些人穷追不舍,两个人总会被一些速度快的人赶上,但好在这些人的速度也是良莠不齐,速度快过他们二人的也只是少数,先赶上来的根本争持不了几下就会被两人合力击杀,待得那些速度快的人被杀死之后,便再也没人追了。

不是剩下的人不想追,而是他们和先前那些被毒药瓶放倒的人一样,都捂着喉咙到底不起,就像是溺水的人一样,没过多久便死得一干二净!

“你这是什么毒药,这么厉害!”女子虽然有些清冷,可见此情景还是不由得感到背心一阵发凉,她之前废了好大劲也不过杀死三十几人,可剩下的百十余人却被索杰斯一个毒药瓶就灭得一干二净!

“这里现在还不安全,我只有毒药,没有解药,等它扩散过来了,咱们谁也活不成!”索杰斯依然拽着她没头没脑的狂奔,这一次也顾不得先绘制草图了,认准了一个方向就没命的疯跑,终于跑到了一个传送阵的前面。

“走,我们进去!”

索杰斯拽着她朝着第一个传送阵几乎在同一时间就踩了上去,两个人也同时消失,在消失之后,舞蹈厅的那些人在不久后也先后死去,死去之后,他们的尸体便诡异的化作虚无,而他们身上所携带的那些装备与物品却突然出现了一团光,而这些光顺着各个方向飞去,这些物品也消失不见。

离开了舞蹈厅,索杰斯第一时间进入戒备状态,他所戒备的并非是那个女子,而是周围,可这一次他发现,附近除了他们二人之外,别说是人了,连个会动的东西都没有,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你怎么样?”索杰斯蹲下来询问

着那个女子。

女子的眉头微皱,清丽的脸上有着些许汗珠,似乎伤口疼得厉害,可听到索杰斯发问,她却有些倔强的回了一句:“没什么,只是小伤。”

“别逞强了,赶快包扎一下!”索杰斯不管不顾的从背包中取出绷带,就要给那个女子包扎。

“不,不用!”女子原本清冷的神态突然有些紧张,看得索杰斯一阵好笑,但现在也不是说笑的时候,他还是强硬的按住了她的双臂,拉开了她受伤部位的衣料,在用些许清水清理过伤口并将水渍擦干之后才将绷带缠在了她的伤口处。

“我说,你怎么也跑到这鬼地方来了,乌露拉丝大人?”索杰斯半是惊讶半是无奈的问了一句。

没错,这个被索杰斯救下的女子赫然便是堂堂的海盗六帝——冰后,乌露拉丝!

“呵呵……你上次救了我弟弟,这次又救了我,还真的是有缘……”乌露拉丝展颜一笑,倒没有回答索杰斯的问题。

“唉……救丹比,也是看在他小,如果他当时像现在这么大,我可能也不会管他死活,至于帮你,呵呵,先不说我和丹比的关系,就说上次你面对布莱恩仍肯保下我龙牙海盗团,我当然就不能看着你被人围攻。”索杰斯实话实说,没有说什么漂亮话,譬如什么不能见死不救、不能看着男多欺负女少之类的屁话。

“呵呵,你还问我,倒是你,你连六阶都没到,为什么这么急着来谒见之间?”乌露拉丝见到索杰斯,也不知怎么的,脸上的笑容比平常多了一些,索杰斯自己也觉得奇怪,但转念一想,或许是因为自己和她算是认识,而且刚刚帮过她的忙,所以她不和自己见外吧?这么一想,觉得就说得通了。

“呃……这个……”索杰斯有些尴尬,他姐夫希瓦的身份是不公开的,告诉乌露拉丝其实没什么,但害怕惹得他姐夫不高兴。

见索杰斯不说,乌露拉丝倒先笑了,“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你姐夫让你来的吧?呵呵,你也不用隐瞒,剑皇和布鲁斯坦家族的渊源,实力到了我这个层次的人,基本上都知道的。”

索杰斯顿时脸色讪讪,一时间居然没想起乌露拉丝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乌露拉丝的解释其实是不全面的,她确实是知道希瓦当初做下的那些事情,当然也知道他和布鲁斯坦家族的关系,说她清楚这些倒也不假,可只凭着索杰斯到了谒见之间就依次判断出他是被希瓦指示过来的,这就太无稽了!

其实乌露拉丝也是从丹比口中知道这些事的,丹比手上毕竟有索杰斯给他的传讯腕轮,前不久索杰斯还说过自己的一些经历,他当然也就知道现在在指点索杰斯的并不是罗伊德,而是希瓦,乌露拉丝知道这些也就不稀奇了,可索杰斯一时间居然没有想通这些,而他没想通,当然也就不会问,而乌露拉丝也就不会和他说。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到这里的。”索杰斯一时间有些尴尬,赶紧岔开话题,同时也在四处打量着这全新的场景。

乌露拉丝知道他故意岔开话题,倒也没逼问,脸上的笑意也褪去了许多:“你应该知道,我原本的境界是八阶的极限,对吧?”索杰斯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我又凭什么在这个年龄就有这个实力?”索杰斯摇头。

乌露拉丝叹了口气,脸上带着一丝认命般的意味,但更多的却是不甘,“我是靠透支生命力才达到这一步的,如果不能突破九阶,我恐怕活不过四十岁……”

说到这里,乌露拉丝脸上的不甘之色更甚,索杰斯却是心下大骇。

本来在那些顶尖势力的人看来,世间新一代真正的领军人物其实并不是海军七英与海盗八杰,而是剑皇希瓦和冰后乌露拉丝,可却没有人知道,冰后虽然年纪轻轻就实力高绝,却一直在透支着自己的生命来修炼。

&nbs

p;如丹比所说,他皇室冰系血脉的修炼速度基本取决于血脉精纯程度,乌露拉丝的血脉力量比丹比差得太远,所以按正常的速度,她现在最多也就是三四阶的实力,这还是看在皇室大量资源的份上,如果只是个普通出身,她现在也就是二阶水准。

如此看来,她透支了多么巨大的生命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你就来谒见之间,寻求突破的机会?”索杰斯有些感触,他没想到看似风光的冰后,却有着这样的过往。

“是的,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到了突破的临界点,但总是找不到契机,想借助这里的特殊环境,待到出去之后一举突破!”乌露拉丝斩钉截铁的说着,但其实她来这里还是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自己的弟弟丹比,她想来这里找一些能帮助丹比修炼的东西,这样的奇物就算放眼世界也不多,就算她富可敌国也找寻不到,所以就想来这里碰碰运气,顺便寻求突破。

“怪不得!”索杰斯理会了,突然觉得身边有个熟人帮忙也不错,于是便提出结伴而行,乌露拉丝也没有拒绝,索杰斯顿时大喜。

“有堂堂的冰后帮我,我估计想死也死不了了!”

“别想得那么美,想杀我的,比想杀你的还要多上十几倍都不止!”乌露拉丝又好气又好笑,就算明知道他是玩笑话也觉得有些怪异。

“呃……”索杰斯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刚刚的一幕,于是出口问道:“对了,刚刚那些人为什么杀你?”“你看看我的身上,传说级、史诗级的装备还少吗?”乌露拉丝拿出了手中的长剑,又掀开半截衣袖,露出了一个冰蓝色的手环,索杰斯虽然认不出来,可也知道能被乌露拉丝带在身上的又怎可能是凡品?再看看她头上带着的头冠,身上的腰带,甚至靴子,脖子上的项链,又有哪一个来头简单?毫不夸张的说,光是她的一身装备,就足够把索杰斯的整个龙牙海盗团给买下来了!

辨认了一下,索杰斯发现这位大姐身上居然有着不下十件史诗级装备,至于传说级,他没看到。

都说财帛动人心,这句话不假,来谒见之间的要么是为了求财,要么是为了突破,但就算是像乌露拉丝这样想要突破到九阶的强者见到这么多的史诗级装备也会心动,更别说那些实力远远不及的人了。

如果平日里看到冰后,这些人当然是有多远跑多远,可现在冰后也被这环境强行压制到一阶,就算她再怎么厉害也架不住人多,毕竟一阶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还是有限的。

只不过,这些人虽然看到了这一环,却没想到乌露拉丝身上的那些史诗装备,刚刚其实就算索杰斯不救人,她光凭着这些装备也能将这些人杀得一干二净,只不过,接下来想要短时间内再次使用可就需要一段缓冲时间了。

有那么一瞬间,索杰斯是想要将乌露拉丝就地击杀的,她现在毫无防备,自己杀她其实是轻而易举,杀了她,也没有别人知道,而且还能入手这么多的史诗级装备,可这歹意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间,只是转念之间,这个念头就被他硬生生的甩出了脑海之外,想通了之后,发现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打湿。

乌露拉丝是何等人?堂堂的冰后,能从皇室之中逃脱还混得风生水起,察言观色的能力自然超卓,她刚刚就从索杰斯的脸色变化中猜到他刚刚有那么一瞬间起了歹意,可紧接着,她就发现索杰斯似乎是露出了后怕的表情,心中也略微一松,同时,也感受到了一丝暖意。

经历过那么多次的背叛,她的心累了,如今发现一个能不被财富趋势的“友人”当然会倍感欣慰。

“我们走吧。”乌露拉丝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臂,发现已经无碍。

“先等一下,我画一下地图。”索杰斯刚刚在想通之后,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便掏出纸笔画着刚刚房间的草图。

“你倒也细心。”乌露拉丝赞了一句,朝着外面走了几步为他警戒。

(=老曲)

长春银屑病医院口碑怎么样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杨淑琴
亳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呼和浩特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三亚看白癜风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