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医生诱骗婴儿父母拐卖小孩?父母收到5.9万

2019-10-23 12:57: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贫寒夫妻意外怀上第三胎31岁的廖勇来自河源龙川,目前在一家市场做保安,月薪1000多元,32岁的妻子冯丽庭自从连续诞下一女一男后,已经很久没有工作,全家人仅靠廖勇的微博工资过活。2010年末,生活窘迫的夫妻俩发现不慎怀上了第三胎。廖勇解释称,他们通过熟人找到了惠东县妇幼保健院的产科医生陈海燕。冯丽庭称,产检过程中,陈海燕除了告诉她不能做人流术外,还说“生下来卖掉不更好吗”,并自称她可以为夫妇俩寻找买主。廖勇表示,听到陈海燕的这些话后,夫妻俩既不回答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廖勇称,6月21日早上,妻子到惠东县妇幼保健院生产,产妇名字被陈海燕莫名其妙地写成了“周仲娴”,他的名字被改成了“蔡永雄”。廖勇说,在入院生产的过程中,夫妻俩起初要求陈海燕进行剖腹产,但陈海燕在三次使用催产药无效后,于当晚接近9时在医院三楼为冯丽庭进行了剖腹产。男婴出生后出现呼吸困难、脑袋畸形等现象,医生随后将其送往7楼治疗。事后,医生陈海燕主动要求廖勇封了4个红包,其中200元给了陈海燕。冯丽庭表示,婴儿出生后不久,她被告知孩子有肺炎、脑缺氧等症状,治疗费用要好几万元。连带妻子到医院生产的8000多元都要找别人借的廖勇,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慌了神。婴儿亲生父母拿到一笔巨款冯丽庭称,6月23晚,她叫丈夫去治疗室找刚出生的孩子。廖勇称,他跑到7楼治疗室才发现孩子不见了,陈海燕告诉他小孩已经找到了好人家,随后亲手交给他5.9万元,称这是领养的人家给冯丽庭的营养费。廖勇称,夫妻俩思索了一两天后,对医生未经其同意就将小孩给人非常不满。冯丽庭称,随后她以要状告陈海燕贩卖婴儿逼其交出孩子,廖勇称6月25日,他将5 .9万元打回周仲娴的银行卡后,陈海燕才将小孩抱回。廖勇说,6月28日,陈海燕说小孩已无大碍,于是他们带着小孩出院了。但不久,小孩经常出现喘不过气、颈脖软弱脑袋耷拉的症状。多番治疗无效后,9月份夫妇俩两次到广州就医,医生诊断孩子精神运动发育迟缓者,需要治疗一年左右,否则会有脑瘫危险,费用大概在12万元左右。11月5日,惠州本土论坛上出现一则关于此事的帖子,帖子指责医生故意拖延婴儿出生时间,治疗不当导致婴儿病情加重,医生公开索要红包,医生诱骗婴儿父母拐卖小孩等。此帖短短两天时间内,点击率接近三万人次,跟帖者多怒不可遏地谴责医院和医生。廖勇自称,帖子是他亲笔写的,且“百分百真实”。他们据此要求,惠东妇幼保健院要负责孩子的10多万元后续治疗费用。当事医生只是帮忙传达领养信息当事医生陈海燕告诉南都记者,自己被廖勇和冯丽庭夫妇诬陷和敲诈勒索,身心备受打击。陈海燕表示,她在冯丽庭怀胎八九个月时,朋友央求她给冯丽庭接生,她才接触冯丽庭的。冯丽庭昨日承认,因为听说陈海燕接生水平高,她才托人找到陈的。陈海燕称,冯丽庭怀胎八九个月到医院产检时,夫妻俩在医院内逢人便说自己经济困难,想把小孩送给他人领养。自己恰好从周仲娴的亲戚处获悉周要领养小孩,于是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周的亲戚,此后周仲娴如何与廖勇夫妇对接,她不知情也没有参与。至于廖勇夫妇所称的故意拖延生产时间的问题,陈海燕称,在接生过程中,她严格按照规范进行胎监等检查,进行手术时因冯丽庭体内羊水污浊,才导致婴儿身体状况不佳,事后的治疗也是按照医学规范进行救治。对于公开索要红包的问题,陈海燕称,这是廖勇事后主动给包括她在内的4名医护人员的红包,她已悉数将400元红包奉还。对于小孩被他人抱走的问题,陈海燕表示,冯丽庭入院生产时,应该是已与周仲娴达成领养协议,因此冯丽庭入院的登记信息使用了周仲娴的名字。至于廖勇夫妇从周仲娴处获取了多少钱财,钱未经过她的手,因此她不知情。陈海燕称,孩子并未“消失”了两天,而是领养人周仲娴看到小孩不健康,并且惠东县妇幼保健院医疗条件不足,才将其送往惠东县人民医院治疗。陈海燕还说,婴儿两天后被抱回妇幼保健院,也是廖勇夫妇的那个女子却以她的才情征服无数的后来者个人行为,她没有参与。陈海燕称,冯丽庭出院之后,夫妻俩对她的骚扰和威胁一直不断,8月下旬冯丽庭甚至开口向其索要2000元,给大女儿和二儿子交学费。因不堪其扰,陈海燕报警称冯丽庭敲诈勒索。对此,冯丽庭解释称,她之所以说借学费,是因为怕陈海燕不愿承担小孩的治疗费,她称因为陈海燕报案说她敲诈勒索,一气之下她也报警状告陈海燕贩卖婴儿。昨日,陈海燕的丈夫告诉记者,出了这个事情后,称妻子已经有几个月睡不好觉,加上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岳父岳母,妻子瘦了七八斤。陈海燕自己也表示,她现在很害怕给人做手术。昨日,记者致电周仲娴,她仅表示此事不愿再提,此后拒绝回应。医院回应产妇变他人姓名,尚未查清惠东县妇幼保健院日前向记者出示了一份书面情况答复,称该院无冯丽庭、廖勇的病例资料。关于入院信息“冯丽庭”如何变为“周仲娴”,医院尚未查清。对于廖勇夫妇所称的医疗过错,医院要在法律框架内完成冯丽庭、周仲娴与此小孩的关系,以及在法律框架内完成入院信息“冯丽庭”如何变为“周仲娴”之后,才能进行医疗事故鉴定。院方表示,医院正在对陈海燕进行调查,待责任认定后即予处理。据悉,陈海燕目前仍在医院正常上班,工作岗位未收该起事件影响。警方调查尚无证据证明医生参与贩婴惠东警方向记者透露,目前尚无确凿证据证明陈海燕参与贩卖人口。警方称,经过调查,廖勇夫妇在怀孕期间,曾找过其他医务人员表达送养婴儿的愿望。婴儿出生及患病后,一度想要领养男婴的周仲娴的确给了廖勇夫妇5万多元“营养费”,而且在婴儿治疗期间,周仲娴支付了大笔医疗费,至今廖勇夫妇并未归还。警方表示,此事中婴儿很快被人送回父母身边,没有造成贩卖人口的既定事实。此外,被廖勇夫妇指称参与贩婴的陈海燕,在此过程中是否获取了钱财,也是一个关键点,目前警方尚无证据证明她收取了钱财,因此还得继续调查。这个事件是不是贩卖婴儿,目前仍难定性。警方称,假如该起事件被确认为贩卖婴儿,涉事各方将受到法律制裁;如果不能定性为贩卖婴儿,则只能作为一起领养纠纷进行处理,派出所将会协调各方和解。 网页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欣康的零售价格是多少
欣康的作用和注意事项
云南生物谷
云南生物谷
分享到: